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春节联欢晚会
 教会小游戏之二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孙均生
 发表日期: 2010/6/12 7:39:00
 阅读次数: 4587
 文章标题: 历史回顾 → 大郭庄教会历史考上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大郭庄教会历史考上

    河北省献县陈庄镇大郭庄(因与另一村庄同名,近年来更名为“南郭庄”,因其位于县城南方)位于献县西南约15公里处,是献县教区历史最为悠久的堂口之一。
                历史初探
      明朝末期天主教再次传入我国,开启我国国门、将福音根植于我华夏大地的利玛窦(Matteo Ricci)神父自南方曾两次(1598年、1600年)北上。利神父沿途传教,途经献县教区(吴桥、东光、泊头等地)。据说利神父定居北京后又到过河间黄村、交河高川等处,留下了献县教区最早的教友团体。1610年龙华民神父(Nicola Longbardi S.J.)继任耶稣会会长后,曾到任丘、河间、献县、阜城、景县及山东一带传教。
      1664年“全国教务情形统计表”称,直隶河间有一座教堂,教徒为2000人。1665年卫匡国(Martini)神父出版地图,指出直隶省(河北省旧称)有两大教友中心,一为北京,一为献县的大郭家庄。由此可以推断,大郭庄在此之前已经有了教会团体。大郭庄教会的历史源远流长,至今约有350年左右。
      约在1809年至1832年(嘉庆14年至道光12年)间,杨嘉禄神父(河间羊店人)在大郭庄传教,逝世于传教任上,安葬在该村教堂地下。
                老杨神父
      老杨神父是大郭庄的本堂神父,也是教友们心目中的圣人。他的嘉言懿行百余年来仍为人们津津乐道。老杨神父名杨嘉禄,原籍河间羊店,1809至1832年任大郭庄一带本堂神父。1832年在大郭庄去世,先葬于教友徐智忠的农田里,后迁到徐广佑家的农田。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教友们为表知恩之情,用石棺将杨神父的遗骸迁葬于该村圣堂内(该石棺至今尚存)。
      为什么这位本堂神父如此受到后人的景仰?因为他不但圣德出众,而且对大郭庄的教友也一往情深。杨神父临终时曾明确地向教友们许诺,日后在天堂要特别保护他们。让我们看一下他的事迹。
  老杨神父有一匹骡子,教友徐智义代替喂养。某年牲口棚失火,很多人赶到救火,杨神父闻讯后立即拿圣水瓶赶到现场,向着熊熊烈火洒去,圣水所到之处大火即刻熄灭,在场教友和教外人为之惊愕。火灾平息,杨神父的骡子只有一只耳朵略受轻伤,并无大碍。
  在杨神父所处时代,教会受到禁止,没有信仰自由,因此神父们到各堂口传教、施行圣事都是在夜间悄悄进行。杨神父在大郭庄的寓所地处水坑北侧,坑中的青蛙千百成群,每到夜深人静时“呱呱”齐鸣,影响神父施行圣事。某夜,杨神父手拿圣水瓶走到坑沿向青蛙洒去,同时命令青蛙以后不得出声。自那夜起,满坑的青蛙都变成了“哑巴”,再也没有叫过。
      老杨神父离开了大郭庄的教友们,但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诺言,在关键时刻保护了他们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具体事迹列举如下:
  清咸丰三年(1853年),林凤祥率领大批长毛军(即太平军),途经小郭庄河北岸,欲度河南征,去大郭庄等村放火抢掠。忽有一长者现身警告他们说,河水太深,没有船只渡河恐怕大军性命不保,说罢突然消失。长毛军大惊,遂改变计划,使大郭庄幸免于难。据说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长者就是老杨神父。
  清同治七年(1868年)人称小阎王的张总愚率领大批捻匪由河南窜入直隶(河北旧称)境内,大郭庄也受到骚扰,但受害者只是村西的教外人家,而居住在村东的教友家庭赖天主的格外保护而平安无事。人们相信这有赖于老杨神父在天转祷之功。

  此外,村中教友赖老杨神父的转祷而得免瘟疫之灾等,也有数次之多。
  再有庚子之乱时教友们以少胜多,也应归功于老杨神父的转祷,使教友们平安度过那危机四伏的年代。
                庚子之乱
  大郭庄位于献县城南约十七、八华里处,其西、南两侧多为教友村庄,圣堂林立。庚子之年(1900年)四、五月间,与之近在咫尺的樊屯和小流屯等村都设立了拳厂(即拳匪汇聚的地方)。那时,小堂口的教友们见寡不敌众、大难临头,有的逃到献县张庄,有的逃到大郭庄,以躲避灾难。而大郭庄及其他较大的堂口,都置买了枪炮,作好了应敌的准备。
  是年农历六月初八,有拳匪20余人,都红巾系头、红带束腰,手舞刀枪自东北方向朝大郭庄逼近。大郭庄的青年教友见拳匪如此猖狂,便手持枪械出村迎战。拳匪因人少而败北,教友追击至两华里外,发射几枪以示“军威”,然后“收兵”回村。
  初战告捷,教友们知道拳匪不肯罢休,还会伺机报复、卷土重来,于是作了进一步的迎战准备。大家一齐动手,在主要道口以树枝等物设障,防止进攻。待一切准备就绪,见东南方向有数百名拳匪自老周家庄向大郭庄杀来。拳匪绕道而行,并在小郭家庄村南停下,先跪地叩头念咒,以求邪神助佑。念罢,他们果然像邪魔附体一般,怪腔怪调、狂呼乱喊着自村西北方向杀来。拳匪如同醉汉一样,仰面闭眼、乱舞刀枪、丑态百出。教友们临危不惧,站在房上开枪还击。霎时,有七八个拳匪饮弹身亡,这时的拳匪好像醉汉醒来,见他们的邪神并没有保护他们刀枪不入,便纷纷仓皇逃窜,有的躲藏在厕所中。教友们乘胜追击,追到北三堤口村时,又与东大过接迎的教友相遇,于是前后夹击,使拳匪受到重创,最后分为南北两队落荒而逃。教友们高唱凯歌“班师”回村,感谢天主的助佑。
  六月十三日,西大过教堂告急,大郭庄及来自张庄的教友前去援助,再次将拳匪击退,于是东、西大过,南、北立车以及西、南两侧村庄的教友,都带着生活用品到大郭庄避难。因人数激增,本村教友不能为大家解决住宿问题,于是支搭帐棚以解燃眉之急。然后教友们共同商议御敌良策,最后决定大家尽快动手,在村边掘土筑垒。因为大家一心一德、不辞劳苦,仅十天时间就筑起了土壕。土壕约一人高,外围是出土的沟,进可攻、退可守,为教友们的自卫战提供了保障。
  七月四日,无以数计的拳匪将大郭庄团团包围,他们在远处开炮轰击,不敢近前,教友们也在村内开炮还击,整天炮声隆隆、炮火连天。教友们与拳匪终日相持、不分胜负,直到夜幕低垂时,拳匪们才退回樊屯,在接下来的十几天中不见动静。
  七月十九日天降大雨,田地间沟满壕平,教友们筑起的土墙也多处被冲毁。次日早晨,教友们又齐心协力修补“战壕”。正在工作时,又见拳匪成群结队而来。大敌当前,教友们立刻抛下工具,拿起武器,作好了应战的准备。拳匪先是在远处以枪炮射击,后来愈逼愈近,冲到战壕前,被教友开枪打倒几个。战争仍在持续,自早饭后一直打到午后三点,拳匪仍不肯退却。这时,有三、四十名青年教友怒从心起,他们商议后大开寨门,一拥而出,一直朝着拳匪的核心冲去。此时寨内的教友们也鸣枪开炮,喊杀冲天。拳匪们被教友们的士气震住,都失魂落魄、抱头鼠窜,隐藏在附近村庄。教友们不但大获全胜,而且也缴获了四门大炮、一杆大旗、三辆大车和弹药等。自此拳匪一蹶不振,再也不敢前来进犯。
      大郭庄堂口虽然教友人数众多,但在庚子年间,他们的势力远不如拳匪,他们之所以能与拳匪抗衡,且三战三捷,使强敌闻风丧胆,都是出自天主的特殊保护和老杨神父在天代祷之功,教友们对此都有清楚的认识。(未完待续)


上一篇:大郭庄教会历史考
下一篇:大西教会历史探源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1篇]
  大郭庄教会历史考上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19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