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春节联欢晚会
 教会小游戏之二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孙均生
 发表日期: 2010/7/30 6:34:00
 阅读次数: 5775
 文章标题: 历史回顾 → 郝村教会历史探源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郝村教会历史探源

  清嘉庆年间(1796年),泊头市郝村镇郝村出现了第一家教友刘苏行。因年代久远,当时信教的原因和传道人已经无从考查。接下来是王天修先生(王者思神父的祖父)一家,于清光绪四至五年(1878、9年)因听到刘家的宣讲而信教。随后是葛学增一家,他是因听到王天修的宣讲而信教。至庚子年时郝村已有教友60户,近300人。
  在起初百余年的堂口历史中,郝村教务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信友人数增加,堂区的硬件设施也有了一定的规模。然而,如旋风般刮来的庚子之乱,又给他们以很大的打击。
            庚子之乱
    在庚子年间(1900年)拳匪横行时,教友们原计划抵抗拳匪,保卫自己的信仰和家园。主战派以葛、刘两姓为主,因为这两姓在村里有钱有势。当时有个流行说法“葛知府、刘知县”,意思是葛家在河间府有门路,刘家在县里有影响。他们为抗击拳匪作了相应的准备:以树木、枝条等物封闭了村里的道路,以武器与匪徒对峙。1900年6月18日,他们派出几名妇女到村外去探听风声。妇女们听到拳匪在刘辛庄已经与教友短兵相接,枪炮之声可闻,便回来报告。可是她们发现葛、刘两大家族已经人去房空,大概是考虑到寡不敌众,故此赶着车辆、带着家中日用物品逃难去了。其他教友见时局危险、抵抗无望,也只好逃走。他们有的逃往陵上寺,有的逃往景县的朱家河。
      在这次逃难中有教友致命,但具体人数和情况不详。
  教友们走后,拳匪轻而易举地闯进了村中,把圣堂和教友们的房舍破坏、焚烧一空,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去。这阵污浊的旋风刮过后,很快就平息了。教友们返回故乡,重建家园。当地人还特意立了九月庙(九月的庙会,即集市),为了便于教友们购买建筑材料和生活用品。那时在人们心目中教友的地位提高了,比如在庙会上唱戏时因人群拥挤,有人讨好地喊道:“闪开!闪开!请贵教老爷们在前面看!”
                  圣堂今昔
  郝村堂口于庚子之乱前有圣堂,建于咸丰年间(1851年),在刘家院内建成。青砖堂身,砖木结构,五、六间民房,比较简单。圣堂虽然比较简陋,但堂院很宽敞,在庚子年间被拳匪付之一炬。
      据说,光绪十年(1885年)教区有意在郝村建造大堂,但刘氏教友出于慎重考虑,没有同意,便不了了之。
  1904年重建圣堂,为哥特式,6间长(约24米),宽约10米,堂身高10米左右,钟楼高25米。堂内有10根顶梁柱分列两排。堂院正门朝北,圣堂座西朝东。此堂命名为耶稣圣心堂。另有神父住宅,明五暗七。钟楼上悬挂一口大铜钟,上书西文“巴黎”二字,可知此钟大概是在巴黎铸造。钟身重60斤。这座圣堂于1976年文革期末被拆毁。
  与圣堂同时又建有学校,题名为“崇祯学校”,其中男校在圣堂南面,共七间,校舍东侧是学生餐厅,男校南是大礼堂。女校在圣堂东面,共五间,还有幼儿园与之相连。男校东侧和女校北侧是神父住室和先生居室。当时全部教会房产共70余间。教会请先生和大姑们在学校任教、管理学生,所学内容与社会学校相同,都是张庄天主堂印制的课本,同时也加些宗教课程。时男校有120名学生,女校3、40名,幼儿园2、30名。直到郝村成为日本据点儿时学校停办。1943年学校重开,由日本接管。
      教会开放后,教友们于1985年在村西重建一座圣堂,为哥特式、座西朝东,七间长、三间宽。因教友人数众多,此圣堂不足以满足教友们信仰生活的需要,于是此堂在1991年被拆除,同年5月1日动工再建新堂,即现在使用的这座。随后在圣堂北侧建楼房,作为神父住室、诊所、活动中心等用途,颇具规模。堂院大门朝南,迎门是以石砌成的圣母山,信仰生活所需一应俱全。
    郝村村落为横卧东西的狭长形状,因东西距离过远,集体工作多有不便,于是在1947年将原郝村划为三个行政村庄,由西到东依次称为:西郝、中郝和东郝。教友主要分布在西郝,中郝有15、6户,东郝没有教友。据2006年统计,西郝有教友167户,717人,中郝5、60口,教友总数近800人。
  抗日战争时期对天主教信仰没有太大的打击,日寇和汉奸为了修建炮楼拆毁了一些民宅和庙宇,但没有拆圣堂。
                 文革浩劫
      文革期间,郝村一如其他地方,受到了空前的灾难。在此期间,受迫害最深而又信仰坚定不移的,神父当中应数周如愚神父。
      在神长、教友受批斗和迫害期间,周如愚神父受尽磨难,但始终不改初衷。神父在受虐待与迫害过程中表现出了坚定的信仰和温良慈善的态度。比如迫害者讽刺他说:“你怎么不求你的天主保护你?”神父回答:“天主不只保护我,也保护你们。”神父在挨打时喊说:“圣母娘啊,求你可怜我,也可怜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召集全体民众对神父进行的大型批斗约有三、四次,私下的批斗更是不计其数,而且每次都非常严厉,殴打、折磨,想方设法使他背教,但他们最终也没有达到目的。在那寒风刺骨的时节,他们把周神父的衣服脱光,使他在外面挨冻,然后再用火烤。让他站在高凳上再把他推下来。往他头上戴上铁桶然后一顿乱打……一次,周神父被打得遍体鳞伤,不能独自走路回家,是一位老太太把神父送回家的。
      在那时,周神父头戴高帽、怀抱圣像游街,受人唾骂凌辱也是家常便饭。
      在最后一次被打之后接连五、六天卧床不起,临终时说了句“好疼啊!”就断了气。时在1967年11月下旬。
      周神父去世后只用三块门板作为棺木草草地掩埋了。天主显扬了他的忠仆,在1977年迁葬时,神父的衣服几乎完好无损。神父的部分衣物被教友们带回家珍藏起来,作为纪念。一个亲戚把神父的一根手指带到天津,把用这根手指泡过的水给一个病人喝过,病人康复。另有一个孩子病危,用周神父穿过的衣服盖在身上,孩子恢复了健康。
      在教友中,多次因信仰受到迫害,而能始终不渝、保持信仰的是王三亭(原名王雪亭)和他的妹妹王素珍及女儿王秀梅。王三亭多次被毒打,在严寒的季节被脱掉衣服和鞋袜在院内冻着,用绳索吊在房梁上……一系列残酷的刑罚没有使他屈服。一次,他被吊在房梁上整整一夜,清晨松绑后自己回家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人们都认为这是奇迹。王素珍和王秀梅也同样受过种种酷刑,始终没有背弃天主,为信仰做了生活的见证。
      当然,很多教友也体现出了人性的软弱,他们面对仇教者的凌辱和刑罚退缩了、屈服了,至少在口头上背弃了天主。教会开放后,他们深悔己罪,重新回到了天主的怀抱。文革前郝村有教友660人,近年来教务有所发展,大约达到800人,而且一大批因工作而在外漂泊的不算在内。教友数目基本靠自然增长。(据周连科口述)
  附一:历任本堂
  ……张神父(华人,时间不详)、李神父(华人,时间不详)、廉如意神父(法籍)、杨若伯神父(人称“大肚子杨”)、佘裕仁神父(法籍)、范继武神父(任丘留村人1938-1942年在任)、付神父(华人,与范同时)、耿万里神父(深县穆村人至1942-1945年在任)、贾书善神父(1949-1955年在任)、肖志清神父(肖留信人)、吴广明神父(深县董沙河头人,1955年至文革)、金凤志神父(自教会开放至1992年)、陈义神父(自教会开放至1992年)、李锡申神父(1992-1994年)、郝金柱神父(1994-1995年)、孙国强神父(1995-1998年)、杨孟强神父(1998-2000年)、孙万刚神父(2000-2005年)、钟华胜神父(2005-2008年)、孙俊成神父(2005至今)、徐国通神父(2005至今)、王俊靓神父(2009至今)
  附二:本村神父
     周如愚神父:(在天津崇德堂任会计,文革时期在家受迫害)、刘勤修神父(在张庄总堂任职,与赵主教一同受祝圣)、周斯德望神父、王者思神父(菲律宾籍,现任台湾振声中学服务)、刘中荣神父(美籍,1949年3月去海外,在纽约郊区任副本堂,2008年去世)、葛世清神父(1977年出生,2007年晋铎,现在任丘南小征传教)。


上一篇:肖留信教会历史探源
下一篇:大郭庄教会历史考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1篇]
  郝村教会历史探源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19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