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教会小游戏之二
 春节联欢晚会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石家庄组:雪 碧
 发表日期: 2008/11/25 19:23:00
 阅读次数: 7485
 文章标题: 信仰文摘网文博摘 → 死亡——比较中的儒家与基督宗教的死亡观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死亡——比较中的儒家与基督宗教的死亡观

一、序言

死亡,一个神秘而又不能逃避的话题!

“荣华富贵不能久享,一如禽兽终必死亡”(咏49:13),给人一种沉重莫名的恐惧“我将来如何,我也会死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赵本山讲话:“人生三万来天,小黑匣子是你永入的归宿”,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逝去,但对自己也不能逃避的事实却怎么也不能接受,以致歇斯底里的大喊:“我的生命为何,其价值何在?”

主基督回答的好:“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凡信从我的即使死了,仍旧活着”(若1125),他给了我们生命以希望和点拨。儒家亦有“舍生取义”的人生价值追求。死亡并非毁灭,而是他那慈爱的双手正在拥抱我们的时候。本文试从东西方不同的思想背景下简单比较儒家与基督宗教对死亡的看法,让人生更开朗更直观。

本文结构大纳如下:

一、序言

二、死亡的界定

三、“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儒家死亡观

四、信从我的虽死犹生

——基督宗教死亡观

五、结论

 

二、死亡的界定

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语论·先进》),死亡不过是一种自然之道。基督宗教认为死亡是灵魂与肉身的分离,使人的肉身堕入腐化的过程,而他的灵魂却与天主相遇[i]。圣经谓之为“生气死于天主”(训127),保禄释为“解脱”(斐123)与“离世”(弟后46)。现代的医学将一切生理作用停止视为死亡,又以脑干的死亡作为宣判死的标准[ii]

三、“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儒家死亡观

儒家思想源渊流畅,博大精深,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儒家有敬天祭祖,子孙身上淌着先辈的血,是精神延续。儒家有三达德,即立德、立功、立言,认为可以透过三达德达到不朽[iii]。立德:用内圣外王之道德修养,体现道德圆满,给世人一个永恒的楷模,像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立功:是做一件大事,名垂青史,惠及后人。立言:著书立说,给后人留下一笔精神财富。就是用这种思想来超越死亡,世代传承,生生不息。

孔子是儒家的创始人,他基本上继承了西周以来传统的死亡鬼神的观念。他一方面对门生故旧的死表现出一种感人的悲悯之情,如“颜渊死,子哭之恸”(《论语·先进》)。另一方面,孔子对人的生死表现了一种冷静的理智态度和舍身殉道的崇高道义[iv]。如“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人的生死和富贵贫贱都受天命决定,天命主宰一切。又如“朝闻道,夕死可矣”,朱熹释之为“道者,事物当然之理,苟得闻之,则生顺死安,无夏遗恨矣” [v]

孔子对死亡还有更深层的意义:即鼓励人们应该且必须为道德的价值而勇于赴死,舍身求道。子日:“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卫灵公》),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道远,仁以为己任 ,死而後已(《泰伯》),另外,孔子特别注重把死与礼联系起来,“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只有把“礼”贯彻到死,才是尽善、尽孝、尽礼也[vi]

孔子对于鬼神的存在上采取“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鬼者,归也”,“鬼”字原意并于恐怖含义,鬼即归也,人死即为“归”,即为“鬼”,人活在世上如在旅途中的“行人”,是人生过程中的行者,而人之死就像回到生命终点之家的“归人”,是生命的回归[vii]。另外孔子在《论语·为政》中说:“非其鬼而祭之谄也”,何晏注郑日:人神日鬼,非其祖考而祭之者,是谄求福[viii]。他主张不能采取收买的态度祭鬼神,而应该抱着虔诚的心祭礼,就像鬼神临在一样,他说:“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吾不与祭,如不祭”(《论语·八佾》)[ix]

孟子与荀子“以学显于当世者”[x]是继孔子之后的儒家思想发展的重要奠基人。孟子更以儒家的传道者自居,他的思想与孔子基本一致,他弘扬了孔子的生死观[xi],并发展了孔子对人生价值的崇高追求,“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这种舍生取义的人生价值追求显然是对孔子“朝闻道,夕死可矣”思想的发挥。在孟子看来,道德操守与礼仪规范重于人生幸福与人之生命。他说:“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尔而与之,行道之人弗受;蹴尔而与之,乞人不屑也(《告子上》)[xii]

孟子如此突出道义至上,并不意味着他轻视生命,如《尽心上》云:“知命者,不立乎崖墙之下”。当然,孟子的“知命”保身也是为了“尽道”的,“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尽心上》)。这一点可以说明孟子生死观的终极根据[xiii]

至于荀子,在继承孔孟生死观的基础上,特别注重死亡所体现的礼治文化与人类文明生活的意义,特别区分了君子与小人之死,突出君子为道德价值而勇于赴死的崇高精神。如“礼者,谨于治生死者也。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终也,终始俱善,人道毕矣”[xiv]。又如子贡日:“大哉死乎!君子自焉,小人休焉”[xv],小人死就死了,而君子则开虽亡,但精神却永存,正所谓“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总之,儒家重道义,轻现实;重“杀身成仁,舍生取义”,而忽视了教育的普遍性,“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也是儒家的一大缺陷。道德的约束是内在的,忽略了人的“劣根性”,缺乏外在的制约。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可以虚伪行事,堂而皇之的做着与内心不符的所谓道德“形式”。外表装圣贤,内里满毒害。

在一公园的游湖上,一对情侣正在悠然的在湖边散步,突见有一对情侣划船时掉进湖中,他们不会游泳,大呼救命。当时围观人不少,但没有一个跳水去救他们。此时散步的男子勇于跳进水中,可他刚跳下去,女友就喊“你不是也不会游泳吗?”,男子在水中挣扎,当他把二人救上岸后,再也无力上岸,而沉入水中。他的女友大呼救命,围观的人没有一个去救。她又转身去求刚刚被救上来的那对情侣,可他们扔出一句话:“学雷峰就要付出代价”。

四、信从我的虽死犹生——基督宗教死亡观

    特伦多大公会议在有关原罪的文告中告诉我们,亚当违反了天主的命令,招致了天主曾警告过的死亡。他把死亡留给了全人类,“就如罪恶藉着一个人进入了世界,藉罪恶,死亡也进入了世界”[xvi]。面对死亡,人在世之谜变得极为深奥。死亡实际上是“罪过的代价”(罗623)“犯罪的效果”(创217),“你必须汗流满面,才能得食,直到归于土中,因为你是由土来的”(创319)。

谈死色变,令人不寒而栗,我们最陌生的恰是我们最切身的,死亡无人能免[xvii]。死亡进入了世界,肉身的死亡也成了人的“最后大敌”[xviii]。耶稣基督转化了死亡,因着“义人的死”给我们“带来了生命”(罗518)。基督服从父旨,作了大众的赎价,把死亡的诅咒变成了祝福。因着耶稣,基督宗教的死亡有了积极的意义:“为我,生活原是基督,死亡乃是利益“(斐121)。这话是确实的,“如果我们与基督同死,也必与他同生”(弟后211)。这里道出了基督宗教死亡观的基本新颖外:通过圣洗,基督宗教已在圣事的方式下与基督同死,为活出新生命。同时,如果我们在基督的恩宠内死亡,这肉身的死亡完成“与基督同死”,如此也使我们在基督、救赎行动中完全与他合一。

基督宗教视死亡为“死于基督”,因基督说:“凡活着而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若1126)。死亡并不是被动的接受事件,而是主动的作出行为[xix]。死亡是天主召叫人回归父家的时辰,“我渴望求解脱而与基督在一起”(斐123),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由可怜的尘世生活进入永远幸福的必经之路,也是我们获享复活光荣的第一步。“主,你信仰你的人,生命只是改变并非毁灭。我们结束了尘世的旅程,便获登永远的天乡”[xx]

基督宗教是以一种平静甚或渴望的心去面对死亡,一反人们对死亡的恐慌。死亡是人世终结,是面对面观看天主的幸福开端,是人生永恒追求的巅峰。死亡不再是空虚与失落,不再扑朔迷离,死亡是救恩的事件,是人生圆满的收场。

基督宗教的死亡观是一种超越死亡的,把自己完全交托给天主。将毕生费心劳神,追求与理想结合融化于基督内。这样“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迦220)。生活中的一切在基督内得到升华,能毅然的面对与接受生命中难免的痛苦、挫折、孤单、误会等。基督宗教视死亡为人生最终的实现,是一生的期待与希望,在其中没有恐慌与焦虑,因为“在爱内无恐惧”(若一418)。死在基督内才有真正的安全感与永久的安息,才是真实的自我实现[xxi]。基督徒不再畏惧死亡,与基督在一起实在是再好不过(斐一121),一切在基督内肯定与提升。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没人临终时会对子女说:咱家的驴还没喂呢?而是说你妈老了,要多多照顾。对有信仰的人死亡是迈向永生的门槛。奥斯定祈祷说:“我的主,请赐我死亡,好使我生活”;圣方济称死亡为其可爱的弟兄;圣女小德兰在临终时说:死亡为我是一件愉快的事。历来圣者为基督殉道就义是莫不视死如归[xxii],如

训道篇上说:“往居丧的家,胜于往宴会的家,因为丧事是人人的结局,活人应将此事放在心上”(训72)。基督徒应把死亡放在心上,面对死亡既不要畏畏蒽蒽,失去了生活热情,蹉跎了上主珍赐的岁月。也不该我行我素,面对死亡,演出不该上演的节目,损伤了上主的肖像[xxiii]

五、结论

“未知生,焉知死”,儒家的死亡观主要注重于从生观照死,以消融个体生命于永恒“天命”之中。“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个体消融于道中,方能显示出它的价值与意义[xxiv]。其缺陷是“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崇高价值没有底层基础,人这样做的目的、价值及意义是什么,即便你不做又能如何,不仍是一死百了,万事皆虚吗?是,精神能予后人,但自身去往何处?恶者与行善者死后永远的区别除了“终始俱善,人道毕矣”还有什么?儒家没有一个死后惩善罚恶的大权衡,正如清末诗人吴渔山作诗云:“幻世光阴多少年,荣华富贵似云烟,若非死后权衡在,取义成仁枉圣贤”。

人生一世其价值何在,只为立德、立功、立言?人劳累一生,功名一世不也是在冥冥之中消弥耳。儒家对死后永恒归宿没有论及,只说“鬼者,归也”,视为归家,可这家在哪里?

“凡信我的,虽死犹生”,基督宗教的死亡观是积极的,基督徒视死亡为真正的“生命”,不但不畏惧死亡,反而渴望死亡。为追求“死后永生”而产生更积极乐观的人生观。基督宗教的死亡观是在个体中发现与寻求天主的普遍性,让人放眼未来,把握今生,今生是末世与基督“永在”的钥匙。死亡并非毁灭,而是人真正生命的开始,分享天主的光荣与性体,我们渴望死亡,追求新生:“主啊!现在可照你的话,放你的仆人平安去了!”(路2:29)。

 

 



[i] 、《天主教教理》,河北信德室,20004月,242页。

[ii] 、辅仁大学编译会,《神学辞典》,民国85年,222页。

[iii] 、《神思》19期,思维出版社,199311月,89页。

[iv] 、任继愈主编,《中国哲学发展史》,人民出版社,1998193页。

[v] 、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教研室,《中国哲学史》,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30页。

[vi] 、关晓江著,《善死与善终——中国人的死亡观》,

云南人民出版社,67页。

[vii] 、同上381页。

[viii] 、汉语大辞典编辑委员会,《汉语大字典·鬼部》,湖北、四川辞书出版社,199212月第一版,1840页。

[ix] 、同上230页。

[x] 、《冯友兰选集》上卷,北京大学出版社,59页。

[xi] 、刘宏章、利清举校注,《论语·孟子》,华夏出版社,20037月,153页。

[xii] 、同上1337页。

[xiii] 、同上759页。

[xiv] 、同上367页。

[xv] 、《冯友兰文选·中国哲学的精神》,国际文化出版社,199年,615页。

[xvi] 、奥脱著,王维坚译,《天主教信理神学》下册,光启、徵祥联合出版社,中华民国五十八年,739页。

[xvii] E·云格尔著,林克译,《死论》,上海三联书店,1993

[xviii] 、《天主教教理》,河北信德室,20004月,242页。

[xix] 、《神思》19期,思维出版社,199311月,80页。

[xx] Matthias Premm著,赵一舟译,《大众神学》下册,生

命意义出版社,326页。

[xxi] 、同上434页。

[xxii] 、同上5327页。

[xxiii] 、凌阳著,《信仰人生》,河北信德室,20023月,54页。

[xxiv] 、关晓江著,《善死与善终——中国人的死亡观》,

云南人民出版社,5页。


上一篇:沁园春•咏主
下一篇:给亚巴郎爷爷的一封信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1篇]
  死亡——比较中的儒家与基督宗教的死亡观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