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春节联欢晚会
 教会小游戏之二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孙均生
 发表日期: 2011/1/22 7:32:00
 阅读次数: 4184
 文章标题: 历史回顾 → 段家务信仰历程之一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段家务信仰历程之一

   任丘市出岸镇段家务(原作“段家坞”)位于任丘市西南方向,距市区约十公里,周遭有石家营、赵家坞、谢家坞、后长洋等堂口,但教友人数以段家务居多,现拥有教友800余名。
                   信仰溯源
      段家务接受天主教信仰由来已久,然而第一名教友出现的具体年代已不可考。据传说,早在清朝初年有属汉军八旗(是清朝八旗组织的三个组成部分之一,与“八旗满洲”、“八旗蒙古”共同构成清代八旗的整体。)的刘千顷来到任丘城西跑马圈地(因康熙在位时下令停止圈占土地,故此刘家的圈地时间应在顺治年间或康熙初年,即1662年前后),他的子孙分别在石家营和段家务二村定居。刘氏一家早在北京时就信奉天主教(从他们自北京带来的乐器、地图、经本及圣堂里的用具等可以得到证实)。他们的到来和在段家务的定居可以作为段家务村信仰的开始。屈指算来,天主教在段家务落地生根已有300多年。
      段家务的张氏先人祖居张家娄堤(与段家务相距8公里),据传说,他们分为两枝,其中一枝在不可考的年代迁到任丘西关,不久之后又转迁段家务落户,后来因与刘姓通婚,也一起接受了天主教信仰。于是教友人数由少到多,教友信德坚定,深受神长赏识。当时在任丘全县有堂口40多个,但就教友数目之众和教务之发达,首推段家务。
      在献县教区成立之前,任丘一带属北京教区。每遇教会节日,教友们都要跋涉300余里到北京去赶瞻礼,自清咸丰七年(1856年)直隶东南教区分立,任丘一带则属于耶稣会所统辖的献县教区。
                    段家务避难
      天主教信仰在段家务经过了大约200多年的稳步发展,已经初具规模,但一个突如其来的灾祸给她以沉重的打击,那就是1900年的庚子之乱。
  “山雨欲来风满楼”,拳匪蠢蠢欲动,将矛头指向信奉“洋教”的教友们,各地教会早有警觉,尤其自东、西八方两村受到拳匪攻击后,各处教友也都担心害怕。而且拳匪势力仍不断扩大,各处设立拳厂,如段家务东四、五华里处的沙村就成为拳匪出没的大本营,以该村的土豪刘光第、宋继贤为首领,气焰极其嚣张。各处教友见形势不好,纷纷远逃。基于逃往献县张庄路途遥远,恐被拳匪截杀,于是河间北部和肃宁、任丘的教友基本都逃往段家务避难。见同一信仰的弟兄远道而来当然高兴,然而僧多粥少、度日艰难也是他们需要共同面对的难题。但教友们都能同甘共苦,在困难中彼此扶持。
  为了共同御敌,教友们团结一致,都做了相应的准备。首先是置买军器,多数是剑戟戈矛,也包括一些土枪。同时教友们以土筑围,作为御敌防身的战壕。他们把村中的西堂作为根据地,土墙围绕南、北、西三侧,外沟内壕,墙高约四尺,与成人肩平,沟深约五尺。沟外遍插树枝,以防拳匪偷袭。接下来就是训练。因为教友们都是安分守己的农民,没有参军作战的经验,因此大家推举刘云汉、张清万二人为将领,统领、训练180余名青壮年男教友。刘、张二位将领将180余名壮丁分编成队,正式训练。声音洪亮的杨老锁为军师,出入寨门的口令是《信经》中的第一句。  军师杨老锁常站在圣堂的钟楼上瞭望,观察寨外情况,在敌人进犯时鸣钟示警,召集教友备战。同时在围墙近处分别架起帐篷20座,安排“兵士”轮班把守、昼夜不息。枪支已有,弹药不足。为了自制火药,他们选派具有胆识和智谋的徐凤山到外村购买硝磺。徐凤山扮作小贩往返数次,成功地完成了使命。制作弹药的工作连妇女和儿童也积极参与,几天之内完成任务。
  当时在任的任丘知县名叫王蕙兰,他对拳匪的无端滋事、滥杀无辜也心怀不满,有意暗中保护教友。是年农历五月十四日,王知县为了安全起见,派兵护送本堂杜汝梅神父到献县张庄总堂避难。当教友们面临拳匪的威胁时,王知县又派几位绅士善意劝说教友们自己拆毁圣堂,假意背弃信仰,如此可躲此一劫,并答应事后他会出钱为教友们另建比这更好的圣堂。然而教友们不肯接受这一条件,拒绝了县令的劝告。
           段家务被围
  双方对峙、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决战的日子终于来到了。5月23日黎明时分,成千上万的拳匪头箍红巾、手持刀剑自沙村出发向段家务扑来。他们前面马队开道,后有炮车相随,耀武扬威、喊杀震天。此时,一直站在圣堂钟楼上瞭望的军师杨老锁早已看清敌兵的动向,于是即刻鸣钟,并向四处放声高呼:“拳匪来了!快到寨中集合!”当时因为寨中房舍不足,还有很多教友生活在寨外,一听钟声和呼喊立刻赶往寨中作好了迎战的准备。见“大军”压境、敌我悬殊,教友们虽然感到惊慌,但对天主的依恃之心却没有丝毫动摇。在刘云汉与张清万二将军的统领下,180余名壮士各就各位,在寨中严阵以待。
  拳匪知道教友们已经作好了御敌的准备,因此也不敢贸然强攻。进村后先藏身于教外人家中,他们自东面与教友大本营仅一路之隔的墙上凿了很多枪孔和炮眼,向寨中射击。同时拳匪又站在高处观看寨中的地势和情况,然后又向土寨的南、西、北三侧进攻。他们用厚重的木板裹以被水浸湿的棉被保护好炮车,然后向教友们的寨子逼近、炮轰……
  自5月23日双方每天均有战事,教友们誓死抵抗,拳匪屡攻不下。然而拳匪在外围人多势众、粮草充实;教友们被困在寨中,外无救援,粮草与弹药均匮乏不足。拳匪不但白昼进攻,而且夜间也灯火通明、处处把守,以防教友们乘夜出逃。分析眼前战况,如果双方僵持日久,教友们等于坐以待毙。于是教友们商议决定,乘夜间拳匪松懈之时,突然出击,将其一举击溃。
  一夜,刘、张两名将领将180余名壮士兵分两路,作好充分准备,在夜里三、四更之间,以钟声为令,一同出击。当时一队自南面出战,按着预定的计划向东面追杀;另一队自西面出战,击杀西、北两侧敌兵。半夜里,一听到钟声,两队勇士一同出击,个个奋不顾身、勇猛杀敌。拳匪梦中被杀声惊醒,被杀得抱头鼠窜、落荒而逃。军师杨老锁在钟楼上高呼追杀。其实在夜幕中他根本就看不清楚,只是在虚张声势、扰乱敌兵的军心。两路好汉又分别绕到东面自南北两面夹击,把拳匪打了个落花流水。因时值深夜,教友们也不敢穷追,只把缴获的战利品运回寨内,计有大炮两尊、刀枪多件、粮饷衣物等。同时将东面拳匪所依恃的房屋和墙壁推倒、烧毁,以防拳匪卷土重来时作为屏障。
  这次战争本来大获全胜,既解了拳匪的包围,又缴获战利品。然而清点人数时发现牺牲了八名壮士。他们是:连廷珍(圣名保禄,年34岁)、乔东春(圣名保禄,年42岁)、乔致和(圣名多默,年50岁)、乔广益(圣名保禄,年27岁)、张西满(圣名达陡,年30岁)、张广顺(圣名保禄,年30岁)、刘仓(又名刘春齐,圣名热尔瓦削,年30岁)、李保玉(圣名罗格,年30岁),此外还有一名贞女刘鉴(圣名玛利亚,年41岁)。看到这些致命者,教友们胜利的喜乐被这些烈士烈女们的壮烈牺牲所带来的悲痛而冲散。
   (未完待续)          据《义勇列传》


上一篇:段家务信仰历程
下一篇:大陆天主教朝圣地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7篇]
  段家务信仰历程
  段家务信仰历程
  段家务信仰历程
  段家务信仰历程
  段家务信仰历程
  段家务信仰历程
  段家务信仰历程之一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19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