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教会小游戏之二
 春节联欢晚会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天主教沧州(献县)教区网站
 作    者: xianxiancc
 发表日期: 2008/12/16 22:03:00
 阅读次数: 5763
 文章标题: 历史回顾 → 献县教区简史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献县教区简史

 

综述

我们的教区是一个古老而年轻的教区,是一个与普世教会同行的教区,也是一个从坎坷泥泞中跋涉过来的教区,更是一个天主特别降福的教区。百年征程,上主与教区相伴终于迎来了新世纪的曙光。

今日的献县(沧州)教区,拥有神父近百位,教友7.5万人,教堂206座,除直辖沧州地区外,还代管着廊坊教区。献县张庄总堂是教区血液充沛的心脏,除设有完整的办事机构外,还有两座圣召培育基地――沙勿略修院和圣望修女院。两座修院从1980年开放至今共培养出神父82位、毕业和在校大修生56名、修女227名,现在两修院内仍有备修生75名、初学修女33名。教区内男、女圣召人才济济,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国教会“圣召第一区”。教区以发展的眼光和教会一家的胸怀,在短短几年内,已向国外派出留学深造的神父、修士、修女十余名,援助兄弟教区神父多名。教区大力推行福传工作,每年都有数百名教外人士加入天主子民的行列。

 “伯铎!你是磐石,我要在此磐石上建立我的教会,地狱之门永远不能战胜她。”(玛1618

“耶稣圣心,惠我中华!”

 

萌芽探究

献县教区原名“直隶东南宗座代牧区”(Vicariat Apostolique du Tcheli-Sud –Est),幅员辽阔。很多地方属京畿重镇,几座古城座落在两京要道之上,外国传教士只要来内地,诣京都,必然经过这一地区。天主教传行中国始于何时,至今仍是专家学者争论考证的课题,同样献县这片土地何时接受信仰,也成了他们研究的具体对象。

《资治通鉴》记载:唐代景教“于诸州各置景寺,法流十道……寺满百城。”“河北道”乃十道之一,辖现今的河北省大部分地区及京、津两市。时献县小城已初具规模,因此这里必定成为波斯教士途经、逗留、传教之地了。

元朝皇庆二年(1313),孟高维诺(Joannes de monte Corvino)任北京总主教时,河间城内曾建一教堂,想必其影响已经波及献县的部分地区。

明代末期,天主教再次传入中国的奠基人利玛窦(Ricci)神父两次(1598年与1600年)北上,沿途传教,途经吴桥、东光、泊头等地。定居北京后,利氏曾到河间黄村一带,留下了献县教区最早的教友团体。后来龙华民(Nicolas Longobardi )、汤若望(Schall)等神父相继来献县传教,信友日益增多。清代禁教期间,仍有神父们冒着生命的危险来此地照顾教友施行圣事。

北京教区曾在此设立广平与河间两个总铎区,据咸丰六年(1856)统计教友已有9505人。

艰苦创业(1856――1865

咸丰六年(1856)五月三十日,“直隶东南代牧区”正式成立,教廷选派法国耶稣会士郎怀仁(Languillat)为代牧区主教。教区因位于直隶省(河北省)的东南而得名,包括冀中、冀南三府(河间、广平、大名),两州(冀州和深州),辖三十五县。南北约520公里,东西约120公里,面积47157平方公里。除磁州和邯郸有山外,皆为平原。

教区总堂起初设在威县赵庄,仅有的六位司铎在主教的带领下一同耕耘,传教讲道的同时他们购地产、建圣堂,办起了小学和小修院。

总堂在两次遭匪劫后,只得向北迁移,186110月最终在献县城东张庄(即现总堂所在地)安顿下来。

清同治二年(1863年)102日,营建主教座堂。这是全国首座奉献于耶稣圣心的大教堂,哥特式建筑,长50米,宽21.33米,钟楼高达33米,异常雄伟壮观,“有华北第一堂”之誉。

1864年,教区有10位司铎,28位修士,164座教堂,32所孤儿院,22所学校,教友达11367名。这些成绩都是在郎主教运筹帷幄、苦心经营下取得的。

1865年,郎主教功成身退,奉命离开献县赴任江南教区代牧。

 

开展教务(1865――1900

郎主教卸任之前,217日为献县祝圣了新牧人杜巴尔(Eduard Dubar S.J. 法)主教。翌年耶稣会前巴黎省会长费撒德(亦译 戴元英Micher Fessaard )来献县视察,328日祝圣刚竣工的主教座堂,并指示成立耶稣会初学院及开办传教员培训学校。教区的教务活动开始走上正规。

杜主教在18682月赴罗马参加梵蒂冈第一届大公会议后,积极贯彻会议精神,将教区主持得有声有色。1878年,赴上海祝圣新铎后在返回教区途中,病逝吴桥。之后由教区耶稣会会长鄂尔璧(Joseph Gonnet)代理主教主持教务。鄂氏任会长职长达17年,曾先后辅佐杜主教、步主教,为教区建设贡献很大。他特别重视司铎的培育,在公学内成立修生预科班和耶稣会读书会院及卒试院,并在北京会议上强调,要强化修生的国学研究和写作。他还主张以科学技术作福传工具,成立印书馆、设立气象观察台、开办诊所,并有组织有系统地大力培育在俗教友传教。当时教区已有神父34位,修士62位,堂口87个,传教员达308位,教友竟增至26023人。

18804 月4日,步天衢(Bulte)主教被任命为直隶东南代牧,715日抵达总堂。到任后,大力推行传教事业,亲自领导退省,成立大修院,为教区培育祝圣二十余位新铎,并培训贞女,开办诊所。到他去世时,传教员已达732人,圣堂674座,诊所87所,教友达50575人。

孳息繁荣(1901――1924

庚子年间,教区损失严重,四位神父与五千一百五十三名教友被杀害,教堂绝大多数被毁(600余座)。所喜的是天堂上多了众位主保。“致命者的血,是新教友的种子”,暴风雨过后,教区开始了真正的繁荣阶段。1901731日,马泽轩主教接到教廷的任命状。上任伊始,立即决定开办中学,恢复诊所,成立女修会,督导传教工作。10年内竟增加新教友34024人。

1913年,任丘成立公教进行会,有三百余名会员推行传教工作,其他地方传教组织也不断兴起。“五四”运动前夕,教友人数已突破10万大关。

教区不仅注重教友的数量,更关注教友乃至全民的素质教育,传播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提倡精神文明。

19143月,著名古生物学家桑志华神父(Licent)抵达献县,在天津主持建立了“北疆博物院”(天津自然博物院前身)。应桑神父之邀,著名的考古学家、地质学家德日进神父(Teillard de Chardin)于1923年也来到献县,开始了他在中国考察研究、著书教学的生涯。他们在北平成立了“地质生物研究所”,为中国的自然科学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23年筹建了四年之久的“天津工商大学”(今河北大学前身)正式开学,其为耶稣会在献县教区创办的高等院校。

1917年,刘钦明(Henri Lecroart .S.J.法)被教廷任命为助理主教,1919年马主教逝世后,接任教区正权主教。他深知前方工作成绩在于后方的祈祷功行,特邀请法国拯亡会(1921年)、加拿大宝血会(1924年)、匈牙利加罗撒圣母会(1926年来大名)来献县教区,又成立了教区救亡会(即炼灵主母会 1924年)协助传教。

刘主教任期内,教务蒸蒸日上。整个教区分为四个总铎区:第一区辖河间府北部地区及深州;第二区辖河间府南部及冀州;第三区辖广平府西部地区;第四区辖大名府及广平东部地区。此为日后划分教区制定了蓝图。

1921年,黄河以南的东明和长垣两县划归山东兖州教区,两县共有教友2123名。

1924年,上海公会议召开,刘主教出席参加。会闭,教宗代表刚恒毅总主教与刘主教分别在徐家汇与佘山将中国奉献于圣母,奉献辞由刘主教撰写,即“奉献中国于圣母诵”,至今仍为脍炙人口的优美经文。同年6月据上海公会议“以总堂所在地命名教区”的决议,改直隶东南代牧区为“献县代牧区”。

衍生教区(1924――1946

教区飞速发展,工作量越来越大,主教的巡察、神父的传教都因地面太广、教友太多、望教友大幅度增加而难以负荷。刘主教遂向教廷呈递申请,要求划分教区,并且提供了划分的依据和计划。

1929513日,教廷准允刘主教的要求,将献县教区第三总铎区划为“永年代牧区”,辖10个县,教友39084名,由中国非会士司铎管理,首任代牧为河间小店崔守恂主教。这时献县教区尚有教友96000余名。

1936329日,教宗又将献县教区第四总铎区划分为“大名监牧区”,辖6个县,教友37000人,由匈牙利耶稣会管理,首任监牧为查宗夏(Szarvas)主教。

1937年,“七七事变”,日寇入侵,教区损失惨重。同年,教宗任命赵振声为献县教区代牧,翌年327日在隆隆炮火中被祝圣,是为献县教区首任国籍主教。随着时局的动荡,赵主教将大修院、女修会迁往河间城。

1939427日,“景县监牧区”成立,版图为献县第二总铎区,辖12个县,教友约3万人。凌安澜(Brellinger.S.J.)被委任为教区监牧。

献县教区在划分后仍辖9个县(即原第一总铎区),教友尚有61464人,神父84人,会士67人。总堂在1937年事变前后发展到鼎盛时期,占地七百余亩,有6座圣堂,14座楼房,平房数百间,总计房舍有1300间,还建有花园、鱼池、运动场等,驻堂人员达1200(不算学生)

总堂机构分东西两大院。东大院有主教府、大修院、耶稣会院、初学院、文学院、哲学院及中小学校和小修院。西大院则有外籍宝血会、拯亡会、国籍炼灵主母会、献堂会及附属修会的女校、医院和育婴堂,其中“慕华中学”和“若瑟医院”远近闻名。

总堂内还建立一些工厂 和作坊,有印书馆、发电房、制药厂、木器厂、白铁厂、酿酒厂、绣花房、洗衣房等。献县印书房1874年成立,出版领域包括经文、教义、教史、语文、历史、政治、社会等方面的著作或译著,具有较高学术水平,在中外宗教界学术界享有很高声誉。据1951年统计,印书馆存有1941年前出版的各种图书共211223册。其中德日进、桑志华神父的著作学术价值极高。肖若瑟神父所著译《崇修引》《新经全集》《圣教史略》,刘斌神父所著《默想全书》《退思录》,李西满神父所译《师主篇》《退省神工》等广为流传。

1946年献县代牧区正式升格为“献县教区”。

峥嵘岁月(18561966)

教区百年历史,大部分是在天灾、人祸、时疫、战争中度过的。庚子年之变、日寇的侵略、解放后极左路线等都给教区乃至全国教会严峻的考验和致命的打击。忆苦方能思甜,我们还是回顾一下教区的苦难岁月吧!

教区成立之初,太平军的战火已蔓延到大江两岸,连首任主教的祝圣,也只得在乡间秘密举行。

教区成立后,总堂在赵庄两次遭劫,掳走修生,打伤神父,拆毁圣堂与房舍,总堂只得迁至献县。同治元年(1862)白莲教又来侵扰,教区南部的很多城镇陷入水深火热之中。霍乱又偏在这时蔓延,江南主教年氏(Msgr. Boegniet S. J. )来献县做客,也染病而殁。江南教友顿成无牧之羊,郎主教只好奉命离开教区补年主教之缺。

1868年,西捻作乱,整个地区遭其烧杀抢掠,总堂周围二百多村庄被焚,修院院长神父、三位修士、一位教师被掳去,多位神父受重伤,总堂人员只得逃亡,数以千计的教友无家可归。1871年,洪水泛滥。1876年,又遭大旱,一连三年遭遇饥荒、瘟疫,六位神父染病而死,杜主教也染疫病逝吴桥。1883年,河间、深州、大名境内大雨成灾,河间范圪虽收容大量难民,还是有很多教友无处可安身,堂区束手无策,眼睁睁地看着许多教友冻饿而死。

光绪二十六年(1900),教区遭遇了最为严峻的考验――庚子年之变,六百余座圣堂被焚毁,五千余名教友相继遭屠杀,仅景县朱家河一处,就有1800余名教友遇难。两年后的426日,罗溥泽神父与两传教员路经广宗,又被拳民余孽杀害。

1902年,广平、大名旱灾严重,河间府流行霍乱。1903年全区大旱,颗粒不收。

民国十七年(1928)北伐战争,大名、开州遭到战火的蹂躏,刘桂棠的散兵在本区大肆掠夺。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总堂医院因救护抗日将士,923日遭日军飞机猛烈轰炸,数间房屋被毁。

1938327日,赵主教祝圣典礼刚刚结束,日本兵便赶来进行恫吓。同年48日,孙神父(Sontag.法)在武强辛庄被哨兵误杀。

19397月至9月间,日寇掘堤放水淹60余县,灾民达500万。教区力行爱德,修建土屋,发款施药,赈济灾民。同年日寇欲强占河间教产,遂以私通八路为借口,将大修院师生员工24人活埋,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河间惨案”,并烧毁城外杨店、卧佛堂及露德庄等六座圣堂。翌年大修院被迫迁至景县,与大名、永年组成“若石学院”。

194198日中午,在教区庄园云台山附近3个汉奸被抗日小分队击毙,日本便将山上人员逮捕。五天后又将总堂所有中国人拘押十八天,后将何松月神父、李万仓先生及总堂的封金铎修士,韦、周二贞女,小说家韩天民,教员葛守礼及工友何松池等,共19人枪挑、活埋。

19428月,日寇强占教区总堂的西大院。

1943年,又因鱼池中发现日本兵尸体,廖迓迩(Henri Real S.J.法)院长及肖占明修士被日本拘捕。123日午夜,日军又闯入总堂强行搜查。

1945815日,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然而新的考验又接踵而来。严酷的批斗、莫名其妙的巨额赔款,使教区在瑟瑟中苦苦支撑。万般无奈,教区各机构被迫迁移。1221日耶稣会迁往北京船板胡同和光启学院。1947年大修院也从景县迁往北京王附马胡同。1948年宝血会奉总会长命也撤离教区。

1947年秋―1949年春,赵主教代理北京总主教。之后便潜入地下秘密传教,直到19539月才公开返回总堂。

1948715日,尚建勋(Rene Charvet S.J.法)神父等被驱逐出境。

1949年,政府医院、中学、粮库占用总堂228亩土地,1115间房屋(占总数五分之四)。

1954年,教区在北京的修院解散,院长刘乃义、理家刘景福及赵元俊等神父被捕,其他人遣回总堂。

1955年,子牙河决口,总堂毁房400余间(自用的有87间)。东大院为人民委员会和中学相继占用。同年圣神降临节后,因不能活动,神职人员陆续返回总堂。

1956年普济医院肺痨科迁至石家庄,10月底,县卫生院并入,改名“献县人民医院”,并占用整个西大院。

1956年到1958年,掀起了反帝爱国、批判右派等运动,其间又有大批神父含冤入狱。

1959年,献县境内只剩一处教堂,其它14座均被占用,并有5座被拆毁。

1960年,教友还可以诵经祈祷,但无神父举行圣事。

1964年,“四清运动”(社会主义教育)开始,神父被禁止外出传教。

1965年,赵主教无奈解散修女会。

文革厄运(1966――1976

1966年――1976年,中国掀起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国人称为“十年浩劫”,天主教会遭到了无情的摧残。其间,教区被毁圣像1.5万尊、书籍45000余册、祭衣4000余件、圣牌1万余枚,其它物品不计其数。主教座堂被拆毁,教区各机构亦丧失殆尽。十年中,主教、神父、修士、修女、教友受尽了凌辱、监禁和苦刑。1967225日,赵主教含冤被捕,19681015日,在献县公安局监所中去世,陪伴主教身边的只有刘乃智神父一人。同年教区被解散,教区人员皆返原籍。然而信仰的火种并没有被扑灭,就是在这样的腥风血雨中仍有数以百计的神父、修女、教友冒着批斗、监禁甚至牺牲的危险秘密地、艰难地从事着传教工作,他们以坚贞不屈的毅力,坚守了自己的誓愿,用他们刚烈的榜样,谱写了一篇篇感人的篇章。据粗略统计,仅死于狱中的神父就有十几位,其他人则全被判刑劳改、批斗凌辱,无一幸免。教友们更是无法计数。

197610月,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十年浩劫终于结束。197812月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是一次划时代意义的会议。会上邓小平提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此口号成了国家各级政府工作的指导思想。于是拨乱反正、处理冤假错案成为工作的重点,教区的主教、神父陆续得到平反昭雪,教会财产也开始逐步发还。天主教又重新获得了自由。

教区重建(1979年―― )

1979年的圣诞节是教区传教复兴的起点,这一天教区大部分神父都连续举行了多台弥撒,多年来教友们被压抑的信仰情绪开始宣泄了。当时没有圣堂,没有祭台,缺少祭衣,更缺少圣爵圣盒,一切从简,但礼仪更神圣,更虔诚,许多教友从几十里甚至上百里外连夜赶来。许多教友每天参与弥撒,神父无论到哪里,教友们都成群结队地跟到哪里。

198084日,政府声明退还原教区公学的一座小教堂和49间房子(即原总堂公学南院)但都已破烂不堪,政府拨款5万余元进行修缮,1120日开始施工。当时献县籍三位神父侯经文、徐新光、张竹溪进驻堂内。

198143日,将赵主教和朱光、张金山二位神父的遗骸迁葬云台山墓地。

19811022日,河北省天主教代表会议召开,会议决定教区按行政区划分,献县教区改称“沧州教区”,但内部习惯仍称“献县教区”。辖沧州地区一市14县,其中包括原景县教区的吴桥、东光两县和原天津教区的沧州、南皮等六县,而原献县教区的深县、武强、饶阳、安平四个县划归了景县(衡水)教区。

19811225日,张庄总堂修缮完毕,重新开放。自午夜零时至640分,在堂院临时搭设的祭台上田如峰、张竹溪、侯经文、徐新光四位神父轮流主祭,七支歌咏队交替咏唱,参与弥撒的教友达4千人次,上午九时教区长刘定汉神父举行五六品大礼弥撒,徐、侯二神父陪祭,张神父指挥唱经,弥撒后又举行了隆重的圣体降福,当时有4500人参礼。

1980年献县教区复兴时,有神父21位,修士2位,修女17位,教友5万。

1981117日,献县教区14位神父参加河北省组织的座谈会,与会期间,选举刘定汉教区长为献县教区主教。1982106日在吉林市祝圣,13日回总堂上任。教区此时正处于百废待兴阶段,神职人员青黄不接,刘主教便率领诸位老神父开始了重建工作。1983年遣送两名修生去沈阳神哲学院就读。1984年河北修院成立后,教区又立即派去了5名修生攻读神学。1986年恢复教区小修院,张尚志神父任院长,是年修女院也开始招生。

刘主教任期内(8210月―989月)教区涌现60位新铎,179位修女,修复教堂百余座,兴办20余座诊所,建有一所残婴院、一所安老院及10多个幼儿园,也恢复了北京与天津的教区办事处。逢寒暑假期,总堂与乡间都要举办要理班、圣经学习班、会长培训班、圣召培训班和教友骨干的避静,加强教友的素质教育。几位神父著书立说,或历史或故事,或学术研究或传教资料,凡三十余册,畅销国内外。教区又恢复了昔日的繁荣景象。

刘主教不仅致力于本教区的发展,对整个教会也给予了极大的关注。1983年主教任河北省教务委员会主任,1986年又就任神学院院长直到2003年元月方才卸任,为全国教会培育了数以百计的新神父。

1993319日,侯经文神父被祝圣为助理主教,侯主教兢兢业业,事无巨细,总理教区多项事务,为各地建起圣堂多座。19989月,荣任教区正权主教,但于翌年1023日,在视察教务途中,遭遇车祸,不治而殁。

199911月,李连贵神父被公推为教区主教候选人,2000320日,在总堂祝圣,年仅36岁。李主教上任三年后,庄严古朴的主教座堂与别具风格的神父公寓相继落成,连同花园式的教堂广场,堪称献县一景。百年的老教区在新一代年轻人的领导下,将继前人遗志、宏图大展。


上一篇:教区事业
下一篇:献县教区的成立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2篇]
  献县教区简史
  献县教区简史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