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春节联欢晚会
 教会小游戏之二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晓明报
 作    者: 孙均生
 发表日期: 2011/11/29 6:59:00
 阅读次数: 8809
 文章标题: 历史回顾 → 任丘张家庄教会掠影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任丘张家庄教会掠影
     任丘市于村乡张家庄教会的历史,在任丘县志上只简约提到开始于1766年,至于由谁传入、当时具体情况等相关问题略而未提,而且我们对此也无从考证,故此为后人留下了一片空白。然而这个新兴的堂口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至有一定规模的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使教友饱受痛苦。这段历史至今仍在堂口传诵不绝,在此简述于下。
                             教友充军
  清嘉庆年间(1796-1821年),某日任丘知县到乡村办案,乘轿子来到张家庄,在街上走访。路过张家庄天主堂时,见圣堂建筑庄严雄伟,在高高耸立的钟楼上端树立着十字圣架标志,颇具吸引力。按当时法律规定,除了办案之外,县官不能私闯民宅,但这位知县由于好奇心的驱使,命令差役落轿,并在随行人员的陪伴下到圣堂里观看。此时,圣堂里有常住的几位贞女正在朝拜圣体,她们听到声响之后抬头一看,见一群宪兵腰挎大刀、头戴红缨帽,不知他们突然来访的目的。贞女们平日里足不出户,没见过什么世面,其中一位贞女因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受到惊吓,甚至当场昏死过去。县长见惹下了事端,立即与随从抽身逃跑,把轿子丢到圣堂门外落荒而逃。人命关天,另外几名贞女一见她们的同伴晕死过去,都非常生气,便一起冲出来要向那群官兵讨个公道。那时,知县和他的随从早已逃得无影无踪,只把那顶轿子留在圣堂门前。几名贞女余怒未消,一气之下把轿子砸了。
  贞女们再回到圣堂,见同伴长出了一口气,苏醒了过来。贞女们一边照顾惊魂未定的同伴,一边去她的家里报了信儿,随后那位贞女的家人到堂里把她接回家去休养。
  我们再看知县的去向。这位知县与张家庄的一家姓商的富户有交情,出事后便急匆匆地逃到了商家。知县担心会出人命,便差侍从去打探消息。那时,那名贞女经过调理后已经恢复健康,正留在家中静养。侍从将打探到的实情报告给知县,知县听到这一消息本来高兴,但又想到自己身为知县,却被人砸了轿子、落荒而逃的事又怒从心生。他立即回到县衙,准备严惩砸轿人。
  知县当即给保定府的总督呈上了信函,把几名贞女们砸轿之事说成是教堂的“土匪造反”,说是他在乡间密访时受到了“土匪”的猛烈攻击等,捏造了很多罪名。总督不明真相,当即下达指示,要求对“造反”的“土匪”严加惩治。于是知县立即派下差役到张家庄缉拿砸轿人,让他们到县衙去向知县大人请罪。因为当时的几名贞女不便上公堂,于是家里的男丁便代表她们登堂谢罪,他们是金二乱、金堂和朱贞三名教友。
  不知何故,自己肇事却又嫁祸于人的知县对天主教信仰颇有敌意,他威胁三名教友当众背弃信仰,否则严惩不贷。三名教友没有立即回答问题,他们静了一下,心里祈求天主加给力量,然后以坚定的口吻回答知县说:“大人,我们信天主并没有罪,我们是不会背弃天主的!”知县一听大发雷霆,命令衙役们对他们施以酷刑,以达到强迫他们背教的目的。灌凉水、压杠子、在手指上钉竹签等,种种刑罚都没有使他们背教。最后,知县宣判他们三人充军发配到远方:金二乱被充军到黑龙江,金堂被充军到甘肃,朱贞被充军到浙江。他们虽然方向不一,却都一路上受尽了苦楚,但他们也都从天主那里得到了安慰。
  三名教友无辜受罚,被充军发配到远方,其家人自然悲痛万分。他们食不甘味、寝不安席,尤其逢年过节更是闭门痛哭。当时,金树枫的祖太爷金勇德非常同情他们的遭遇,而且被充军者中的二人都是他当家的侄子。充军之地与家乡两地相距遥远、不通信息,不知他们近况如何,当然心急火燎。于是他决定铤而走险,要分别探望这三名无辜受苦的亲友。在得到几家亲人的同意后,他于某年的农历正月十六出发。因为条件所限,他无钱购买驴马作为交通工具,便只身一人以步代车,开始了探亲的征途。千里迢迢、跋山涉水,一路上严寒酷暑、风霜雨雪,以及种种危险自不待言。
  金勇德的第一个目标是黑龙江。一路上晓行夜宿,备受艰辛。一天,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夜幕降临了,正当为住宿问题焦急的时刻,忽听有一妇人的喊声:“客人,请留步,再走会叫‘老头子’背了去”(当地人称老虎为“老头子”)。金勇德停下来之后,经那位妇人解释才知道,那家的男主人非常好客,况且道路前方又有老虎出没,确实危险,如果男主人知道了她见有客人经过而不肯收留,会跟她生气的。金勇德便停下来随那妇人进了她的家。见这方院落围着篱笆,柴门用一块石头顶着。他进屋不久,便见老猎人扛着猎枪回了家。好客的房东见到客人非常高兴,寒暄起来,从中知道了金勇德的详细情况,招待也非常热情。因为房间有限,饭后三人同住一室。
  半夜里,那位妇人因事到院子里,不料有一只大老虎在离房屋不远的地方等着,它听到动静便跑过来,见院子里有人,便猛然撞开那块顶门的石头,把那名妇人叼走了。老猎人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便知道是老虎叼走了妻子,但因时在夜间不便追赶,只得无可奈何地睡下了。金勇德也听到了响声,问老猎人是怎么回事,猎人说:“你嫂子在院内被‘老头子’背走了。”金勇德很自责,担心是因为自己的入住而带来的祸端,便大哭起来。主人安慰他说:“不要哭了,你走了一天的路程也够劳累的了,该休息了。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连你这个嫂子,‘老头子’已经背走七个了,等天明咱们一起看你嫂子去。”
  次日清晨,男主人招呼金勇德起身吃早饭,金勇德因为难过也没有吃多少东西,便与老猎人一起上路。猎人带着两杆猎枪,把其中一支交给了金勇德,对他说:“如果你不害怕,咱们便可一起同行。老虎就在离此处不远的山坡上。你走在前面,我在后面把枪放在你的肩上,当老虎朝你扑来的时候,我在你身后开枪,定会把它打死。”走了不远,果然见老虎朝着他们扑过来,猎人瞄准老虎的嘴开了一枪,一只威猛的老虎只吼了一声便倒地毙命。然后二人又奔向虎穴,猎人在虎穴里用钩子只钩出了妻子的一缕头发:人已经被老虎吃掉了。他们又发现里面还有一只虎崽,也钩出来打死。然后二人抬着大小两只老虎回了家,吃了虎肉。
  金勇德肩负使命,不能久住,临行时猎人恋恋不舍,将虎爪送给了金勇德留作纪念。金勇德又前行数日,便到了金二乱所在地。那时的金二乱已经不再是囚犯,他给一名告老还乡的官员当管家,与那些有地位的人关系很好。他们见有金二乱的家人来访,都非常高兴,摆设宴席款待金勇德。金二乱与金勇德二人久别重逢、喜出望外,他们在一起抱头大哭。数年来,金二乱持守了自己的信仰,他懂得从信仰的角度去看世间的事情,对金勇德说:“这一切都是天主的安排,我们必须承行天主的旨意。请转告家人,我在这里一切都好,请不要以我为念,不要忘记为我祈祷。既然不能与你一同还乡,就让我们在天堂上相见吧……”
  金勇德辞别了二乱及那些官员们,临行时一位官员送给了金勇德一身红色官服,也给了一些零用钱以待路上不时之需。
  金勇德离开了黑龙江又奔甘肃去看望金堂。一路上更是艰苦备尝,一走就是八百里路的沙漠。在沙漠里,有时刮起大风沙尘满天、天昏地暗,根本找不到方向和道路,想打听道路都不见人影。经过几天的艰苦行程,终于走出了那片大沙漠。接下来又是群蛇出没的荒野,到处都是蛇,令人不寒而栗。正当金勇德进退两难之际,忽见前方有两名行路的人,便急忙赶上去打个招呼,问一下去甘肃的道路。那两个人恰好是与他去同一方向,便热情地邀请他结伴同行。原来那两名路人都是官府的差役,他们正好去甘肃执行公务。他们知道这一方路途的情况,腿上都绑着裹腿布,手持短刀,以便在蛇缠到腿上时用短刀割断,如果遇到大蛇就只得绕道而行。两名差役也给了金勇德一把短刀用以防身,这样,他们一行三人平安地度过了那可怕的蛇地。在他们分道扬镳时,两名差役又给金勇德指明了前行的道路。
  几经周折,金勇德终于找到了金堂。那时,他已是自由之身,在给一名官宦人家作门卫。金勇德与金堂二人见面后抱头大哭。待情绪稳定之后,金堂告诉金勇德,赖着天主的保护他已经被释放,在那里度着自由的生活,一切都好,不需挂怀。因为金堂学识渊博,便挥手写下一篇文章,题名为“泰西修士明见真看破红尘如浮云”,把文章交给金勇德作为纪念,并请他转告家人安心承行天主的旨意。因为金勇德还有使命在身,逗留数日后便辞别了金堂,启程奔浙江去寻找朱贞。
  漫漫长路,千辛万苦。因为长途跋涉,金勇德的两腿走得浮肿,脚上的水泡也是一个挨一个,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几翻周折,终于找到了朱贞。他们二人在大街上相遇。当时朱贞还是一副重囚犯的模样,肩上戴着枷锁,脸庞黑瘦,蓬头垢面,身旁有两个差役手持短鞭,时不时地抽打他。四周是围观的群众,就像耍疯子一样。金勇德见了悲从衷来,走向前去向两名差役深鞠一躬,说明自己是罪犯的亲人,不远千里自家乡赶来探视,请求他们恩准,留些时间与犯人说几句话。两名差役看了他一眼,但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让他们当面叙话。差役把枷锁打开,二人相拥而泣。朱贞数年独居异地、举目无亲,又度过了非人的生活,如今突然见到亲人来访,自然感慨万端、泪如雨下。二人痛哭良久,尤其是朱贞,两眼哭得通红,让那些围观者也为之动容。金勇德勉励朱贞道:“你一个人在这里真是受苦了,但从信仰的角度看你是有福的,因为你是为主耶稣的名受苦……”朱贞仍然信仰坚定,回答说:“……我是不可能回家了,我们天堂上见吧。请回家后转告我的家人,多为我祈祷,求天主赏赐我信德,使我至死保持自己的信仰……”正说着,两名差役的吆喝声把他们的对话打断,上前来给朱贞重新戴上枷锁,一步步缓缓前行,回到了监狱。过了些日子,金勇德与朱贞分别了,独自怀着悲痛的心情踏上了归程。
  金勇德自农历正月十六动身,至五月初三返回任丘老家,历时近五个月,往返跋涉数千里,在三处完成了这一探访之旅。虽然旅途艰辛,但也有极大的收获:他见到了远居异地的亲人,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并带回了纪念品:一套官服和老虎爪,以及那篇文章“泰西修士明见真看破红尘如浮云”。后来,教友们把那件红色官服做了祭台的台围(这个台围后来被梅神父带走,答应到罗马后呈现给教宗,并求教宗资助堂口建造一座大圣堂,但因世事变迁而不了了之)。老虎爪至今还在珍藏着,金堂撰写的那篇文章已另写并装裱陈列在神父住室内。
                                   ——  据金树枫撰写资料

上一篇:任丘张家庄教会掠影
下一篇:西八方教会历史简介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2篇]
  任丘张家庄教会掠影
  任丘张家庄教会掠影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19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