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教会小游戏之二
 春节联欢晚会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晓明报
 作    者: 季会良
 发表日期: 2012/12/15 9:04:00
 阅读次数: 2881
 文章标题: 历史回顾 → 安祖辛庄天主教史略(之五)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安祖辛庄天主教史略(之五)
                      坚持时期
      (接上期)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寇全面发动侵华战争,中华民国的国土沦陷,全国人民掀起抗日热潮,教会的教务也停滞不前。1939年,孟广林神父(北京人)接任安祖辛庄本堂、周连池神父为副本堂,叶神父被调往霸县信安镇。这一年文安县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洪水灾害,安祖辛庄教友们的房屋百分之九十倒塌,在洪水中幸存的房屋所剩无几。教友们四处逃难,连温饱问题都没有保障,信仰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日寇经常到安祖辛庄扫荡,村民的生活不得安宁,不久后两位神父回了北京。
      1941年,圣母圣心会接管安祖辛庄教务,修会派遣邰神父任本堂、万神父为副本堂(二人都是比利时人)。二位神父对日寇侵华行为非常不满,禁止教友们给日寇捐献,因此每当日寇扫荡,都不会漏掉辛庄,教友们只得逃到圣堂里避难。一天,日寇进村后教友们都逃到了堂里,日寇气急败坏,焚烧圣堂的大门。万神父一气之下与日寇发生冲突,日寇举起刺刀刺向神父,神父毫无惧色,向他们敞开衣襟,他们却缩了回去。随后万神父将日寇告到文安县宪兵队,最后日寇妥协,赔偿教会一方大门。后来八路军妇女会也来堂里避难,日本人对此很生气。一次,日寇见教友们都逃到堂里,便把全村的房都点燃,安祖辛庄顷刻之间像一条火龙一样燃烧起来。邻近村庄的村民见火灾如此之大,担心安祖辛庄的教友们今后无法生活,就在他们为此焦虑的时候,见到无数带翅膀的人替他们救火。教友们见日寇撤退后急忙自圣堂里出来救火,结果惊奇地发现这场火灾并没有给他们造成太大的损失。教友们知道,这是天主派遣了天使保护了他们,为此特别向天主感恩。后来神父担心会有更大的灾祸,就禁止教友们到圣堂里避难了。二年后两位神父都回国去了。
     1943年,万国清神父(奥国人)任本堂、柴思义神父(南斯拉夫人)为副本堂。那时万国清神父也做中文弥撒,是由拉丁文翻译过来的,和现在的有些区别。这二位神父对日寇的侵华行为更是义愤填膺,提醒教友不要以任何方式资助日寇。八路军游击队员常有在圣堂里避难的,因此日本鬼子扫荡仍以安祖辛庄为焦点。一次,游击队员破坏了日本鬼子的电线,然后逃到安祖辛庄。他们原想在安祖辛庄用餐,结果饭还没做熟就被日寇和汉奸包围了。游击队员都突围跑了,辛庄的教友们却倒了霉:全村人都被赶到大街上集合起来,日寇架好机枪朝着教友们,给教友们“开会”。声称谁若与八路军通气却不肯说,就把全体百姓都开枪打死。可是机枪只响了一声就哑了,原来子弹卡壳了,气得日寇队长拿起皮鞭子把机枪手狠狠地打了一顿才算完事。当时教友们都被吓晕了,但有惊无险。事后教友们都认为这恰到好处的“机枪卡壳”决非偶然,而是天主对教友们的特别保护,不然教友们都会死于非命。通过这事,教友们更加热心恭敬天主了。
    此外,辛庄有一姓张的教友,与另外几名村民一起被日寇抓走,认为他们是“八路”,日寇把前面几个人都用刺刀挑死了,轮到这名教友时,刚脱下他的衣服,见他戴着圣牌就把他放了。这位教友深深感觉到是天主救了他,这件事使他终生难忘,至死保持着虔诚的信仰。
      日本投降(1945年)后,外籍神父都被遣回国,同年石志刚神父(武清小韩村人)接任安祖辛庄本堂,两年后石神父去了北京。1948年任学农神父接任本堂,同年6月任神父去了北京,不久后因信仰被捕入狱,服刑8 年后又被无罪释放。自任神父之后至教会开放,安祖辛庄再没有本堂神父接续。本村教务由文安城内王国栓神父代管。
      解放后,辛庄天主堂被充公,并作为粮库使用,教会的一切财产也都一并被充公。在这期间,王神父来辛庄在教友家祈祷、做弥撒、满四规,施行圣事。1957年圣枝主日的前一天念晚课时,王神父突发脑溢血、安息主怀,享年七十岁。王国栓神父是河北蔚县尚庄子人,神父去世后他的侄女夫妻二人来文安作为亲人代表,北京西什库总堂王汝季神父来文安为王神父办理丧事,举行了追思弥撒,安葬在北院。1964年王神父的尸骨迁葬到辛庄。文安城内圣堂有三层院落,东侧大堂占地60余亩,从此无人管理。
      1958年发动“三自革新”运动,任学农神父加入了北关三村生产队,像其他“社员”一样在队里劳动,但还是抽时间来辛庄传教。神父把侄子小五接到身边、二人相依为命。1963年文安再发洪水,1964年掀起了“四清运动”,宗教生活基本中断。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那次运动中天主教也成为斗争的重点对象,1966年掀起了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狠批天主教徒,让教友们交出圣物。在批斗时会长们要戴上“坏分子”的帽子,强迫教友们背教。“造反派”拆毁了圣堂的钟楼,将大钟变卖,瓜分了祭衣,砸碎了圣爵,教友们遭受不白之冤长达五、六年之久。
      在这期间,任神父的处境更为险恶,在文安城内整天遭受批斗,弯腰时间长了,倒想叫人打几下,好活动活动。他们强迫教友们给神父捏造罪名,对神父大肆诽谤和殴打。在文安县只要有教友的地方,神父就被带去挨批斗,辛庄当然不例外。造反派们把任神父带到辛庄,提前架起了一个大台子,找了很多教友“揭发”神父,有的教友对此表示抗议,结果被连续批斗几天。那些受指使的教友们给神父捏造了很多“罪名”,但神父一条也没承认,而且神父还据理力争,把那些“红卫兵”们说得哑口无言,结果受到了一顿毒打,直到把神父打倒在地为止。这就是红卫兵所说的“斗倒、斗臭”。会后他们还把神父吊起来,用蒿麻缰绳沾着水在神父身上抽打,场面令人痛心!
      在台子上被批斗的还有任神父的忠实信徒,他们是季健清、田春华、纪维林、张树勋、刘宝和、马步云、刘洪俊、田泽民、田作安、田进义、田进德等。会后,他们给神父冠以“中统特务”的罪名、锒铛入狱,把神父的所有财产充公。神父的侄子小五当时才十五岁、六岁,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傻了,整天就是哭。后来三村有些好心人帮助他回家去了。任神父为信仰受尽了苦辱。第二次入狱,三年后又释放回家,继续劳动改造。任神父出狱后,小五来过一封信,教友们知道神父病了,便暗中捐了些钱,给神父捎去了。(未完待续)

 


上一篇:余庄第一家天主教教友
下一篇:安祖辛庄天主教史略(之四)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2篇]
  安祖辛庄天主教史略(之五)
  安祖辛庄天主教史略(之五)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