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教会小游戏之二
 春节联欢晚会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晓明之星照东方
 作    者: 王玉秀
 发表日期: 2017/11/27 18:57:00
 阅读次数: 943
 文章标题: 历史回顾 → 东淮洼进教溯源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东淮洼进教溯源

        泊头市营子镇东淮洼村,在几十年前是连一个教友都没有的信仰荒田,然而今天却成为一个拥有近百名教友的堂口。此间的转变还要从当年的一段富有戏剧性的“降魔史”说起。


群魔乱舞

在二十世纪初年的一个傍晚,我的舅舅王泉亭见院中有一只刺猬,因为受到迷信思想的左右,便小心翼翼地用筐头“请”到院外放行。不料回到院中却发现不知有多少只大大小小的刺猬蹦蹦跳跳,才知道是“仙家”怪罪下来,于是焚香烧纸善言陪情,好久之后才逐渐消失。后来“白仙”又借着一个巫婆的口说:“王家真厉害!我的孩子到他家去玩玩都不让,既然他和我过不去,以后他家也别想安生。”

一个夏日的傍晚,舅舅全家人在院中围坐用饭,忽有一块砖头从院后飞来,把一桌饭菜和所有餐具都打了个稀烂,饭是吃不成了。因为舅舅家与北邻素日不睦,便以为是他家故意寻衅,于是当时火起,气呼呼地去找北邻理论。其实北邻并未投砖,对此不白之冤也感到莫名其妙,双方争吵一番,经人调停才偃旗息鼓各自收兵。刚刚到家尚未坐定,余怒未息的舅舅发现窗户突然起火,而且窗户的棂子是隔一个着一个,极有规律,至此才知道刚才的“投砖事件”另有原因。

此后,邪神又改说是“狐仙”,并附在舅母身上说话,让舅母“开道”充当巫婆。巫婆并不是一个体面的行业,更何况巫婆暗通恶魔或装神弄鬼喜怒无常洋像百出,在那个时代绝不是一个良家女子所情愿接受的,更何况舅母自幼在娘家受过良好的教育,敬老爱幼、严守家规,是不会干那种人前丢脸、败坏家风的丑事的。这就惹得“仙家”更加仇恨,使舅舅一家二十多年从未度过一个平安日子。

后来魔鬼又借他人之口威胁舅母:“假如你打香给人看病,我就叫你家平安顺利百事皆无,否则你就别想过平安日子。”不管邪魔如何威胁利诱、软硬兼施,舅母就是不干那种被人视为下贱的行业,这就使得祸事不断、痛苦难言。自那时起,常有砖头从窗外飞来,有时打破家具,有时平躺屋内,家人见了只能躲在角落里,任飞砖自动停止。这种事情起初让人吃惊不小,但后来渐渐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也就有惊无怪了。

有时从窗外飞进一把大刀,与人擦身而过,深深地插在炕面上。虽说是不以为怪,但也令人提心吊胆、神经紧张。

有时一锅饭刚刚烧熟,全家人都围坐在餐桌旁,结果一掀锅却发现都是特制的“煤油饭”,人又不是汽车,是不能“加油”的,只得洗净另做,或等下顿再吃。孩子们常因饥饿而哭泣,或悄悄地到邻家去借饼充饥。也有的时候只让吃半饱,第一碗还是好饭,第二碗就给浇上煤油。这种事虽不是每天发生,但也是常有的,所以每天在做饭之前先要向“仙家”求情,但“仙家”并不因此而心慈手软。

当有客人来访时烧饭更是提心吊胆。有时把包好的饺子煮在锅里,当再打开锅盖时却是满锅的谷扎子(割完谷子剩下的根茬儿),或是浇上煤油,或是放上一些臭鞋烂袜子之类的东西,总之就是不让你吃成,或是只让吃半饱。这样,家人吃不饱,客人也得饿着肚子回家,但都敢怒而不敢言。客人临行时还要向“仙家”赔礼谢罪,不然路上便会有意外的事故发生。

如果来访的客人是受“仙家”欢迎的,就能好好受用。但这样的客人并不多见,即便是受欢迎的,登门后也要先向“仙家”焚香下拜,不然也同样会被怪罪。这样,家中的来客是等级分明的:受欢迎的客人能够吃饱吃好,主人也跟着沾光;半受欢迎的吃半饱;不受欢迎的只能空肚而返。此外还有一种是特别受欢迎的,那是周庄的一家亲戚。有一次春节前去拜年,邪魔想留住不让走,就把他盛年礼的钱叉子(两头有兜可盛东西,中间可搭在肩上)和一条新毛巾藏了起来,怎么也找不到了,舅母便恍然大悟道:“这是仙家想要留住你,就在这里住下吧!”客人逗留几天后,忽然在家人做饭掏灰时在灶火膛里发现了丢失的东西。令人奇怪的是这些东西丝毫未损,清洁如初。

又有一次家里存放的钱不见了,恰好那位极受欢迎的亲戚前去省亲。那人把手伸向背后,忽觉有重物落在手中,把手撤回胸前一看,正是那些丢失的钱。自此,他家每当魔害严重时,常请这人来讲情,而且每次讲情都有效果,但魔鬼总提出很多条件,要求上供、烧香、奏会等,为此而奏的大会小会不知有多少次。有时大会一奏就是四、五天甚至七、八天,雇僧道、请亲友,礼节繁琐伤财多多。

三舅家的饭锅也常遭到破坏,不是漏饭就是破边,尽管这样也不敢买新的,只好把破的补了又补,钉了又钉,一直到奉教时还是用那些破锅烧饭。一年夏天,舅舅下地锄田,舅母在家中独坐,忽听厨房的锅盖一响,随后又听到院外大坑里的水面有物体拍击声,就知道又出了问题。下炕一看,两口锅都不见了,直等到三舅从田里回来才耐着性子把锅捞回来,此时天已垂暮,白白搭上了半天的劳动力。

衣服被褥之类也无一完整,做的新的一定会遭到破坏,即使锁在箱柜里也不安全。全家任何人都不许有两双鞋,如果脚上有穿的再做一双备用,等取出时一看早被剪刀剪破,所以后来逢年过节走亲访友也得穿旧鞋破衣。

某年岁末,为过春节而熬炼的猪油还没有凝固就都涂抹在被褥上了。到夜晚临睡时三舅实在忍无可忍,怒骂道:“我们全家这样敬奉你,你还如此刁难我们……”同时双手抓起油罐就朝佛龛打去,猪油从佛龛下滴滴淌下,似是“仙家”垂泪悔过。其实气也白气,以后还得买新的佛龛供上。

一日,邪魔将家里的粮食全部混杂在一起,谷、麦、豆、米等已不分彼此,三舅想用粗细不同的筛子区分开来,边筛边骂,邪神一气之下索性将所有的粮食都与铡碎的草掺杂在一起,筛也无法筛,还是自讨苦吃。

家中什物锅碗瓢勺等往往从原处自行飞到室外,绕房檐飞行,在院中绕三四周后又各回原位,无论谁见了,都因畏惧而默不作声。

三舅家的柜上摆放着一个泥娃娃,色泽鲜艳极为逼真,很惹人喜爱,其实都是用红泥做的,并未用火烧过。一天晚上,泥娃娃竟然自动跳到缸中洗澡,翻上滚下,闹了好长时间后又回到原位,仍然完好如初。

“仙家”好像一个好管闲事的长辈,凡家人因事外出,必须先向他请示,尤其是媳妇回娘家时更不得缺少此礼,不然路上必出事故。

邪魔以捉弄扰害人为目的,因此,不论你怎样尽心敬奉它也不能得到平安。多次许愿、奏会,花费很多钱财,偶尔平安几天之后、再度相扰。有人提议,此等“仙家”绝非善类,定是妖魔鬼怪,不如早些请高人降服。鉴此,先到泊镇(当时泊头只是镇)御河东请了一位有名的道士,据说该道士法术不小,有降妖除怪的本领。道士进门后刚刚坐定就被“狐仙”将下巴摘下,两片嘴合不到一起了,真是张口结舌、洋像大出,道士两眼发直急着伸手向东指,表示让人快些送他回家。家人命人套车送他回去,及至离村二三里路时才恢复正常谈笑自如了,这大概是心中默求“仙家”饶恕的结果。

为了应合魔鬼的需求,舅舅曾建了一座小庙,名曰“狐仙楼”。此庙虽小,总面积还不足20平方米,但故事不少!不但舅舅一家要去顶礼膜拜,就连全村和附近村民也慑于它的淫威而不得不前去朝拜。有时本村的无知儿童到小庙去玩耍,或因在那里折一条红柳枝,或在那里随地便溺,这些无意的冒犯定会招致一场大病。家人获悉后必要带着供物前去磕头礼拜、苦苦求情,回家后才得痊愈。这样,小庙便成了孩子们玩耍的禁地,尽管如此,这里供上的食品四季不断,这些供品是任何人不能动用的。

东淮洼的青年们好娱乐,每年的春节从元旦一直庆贺到元宵节、甚至到正月底,期间节目多彩多样:扎高跷、跑玩意儿各显神通。起初卖艺者不知道什么“狐仙楼”,也不去理会这些事情,因此常出事故,或折腿断腰、或头破血流。后来明白了原因,卖艺者每次演出前都到“狐仙楼”去参拜,如此方得平安。外村来请卖艺人的人也不例外,如果胆敢少了礼节,不是惊车伤人就是出现其他的意外事故,因此当地流行着一句话说“非有天胆的,不敢拆此狐仙楼”。

外村的小本生意人也都要小心谨慎,在东淮洼是不敢说闲话的。一次,一个卖果子(油条)烧饼的,不知为什么说了一句“我就不信那邪魔妖道……”话音刚落,就见一块块的砖头不知从何处飞来,专打此人的后背。此人吓得担起挑子就跑,直打到外村很远的地方才止住。此后这人再也没敢到东淮洼叫卖过。

另有一天,一个卖包子的人在淮洼也不知说了句什么话,冒犯了“狐仙”,再看他的包子,拿一个没底儿,再拿一个还是没底儿,此人吓得毛骨悚然,在别人的提醒下急忙到狐仙楼去叩头求饶,回来后再看包子的底儿又都“长”上了。外村做小买卖的尽量避免到他们村去叫卖,本村人对“狐仙”更是敬而远之。


被迫迁居

“狐仙”对邻近的人们都不肯放过,对泉亭舅一家更是狠毒,使他们在家里实在无法生活下去。因为“狐仙”往往变着花样地给他们搞一些恶作剧,开一些国际玩笑。比如在磨面时把砒霜之类的毒品放在磨里,以致有一次全家人中毒险些丧命。后来每次磨面都要先抬起磨堂来看清楚,真可谓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每天都把心提到嗓子眼儿。有人建议舅舅搬迁,但又不能擅自做主,先要托人向“仙家”请示才敢行动。第一次搬迁到了舅母的娘家献县许村(距东淮洼十余里),在此一住就是十九年!

搬迁大事,虽经中间人说情,也得到了“仙家”的准许,把全部家产都装到车上,驾车都是肥壮骡马,但出村不远车轮就固定不转了,无论怎样鞭打骡马,将牲畜累得通身是汗,车轮仍是不转,硬是把道路辗成两道深沟……不得已再次请中间人到“佛”前去求情:“仙家既然不喜欢他们,就让他们走吧!”求情回来再赶牲畜,车轮就转动自如了。家住许村,地在东淮洼,相隔十几里,为了耕种收割时常往返,十九年来其中苦楚可想而知。

此外,每次回家耕种又常出事故,苦中苦、难中难,又有谁懂得其中的苦辣辛酸!

唱大戏在那个年代是普通家庭所不敢问津的,非得家道富有、而且在村里有一定势力的人才敢承办,可在东淮洼有一户例外。因为三舅一家人终年在外流浪也不是长法,为了寻求平安,为了讨所谓的仙家欢喜,倾家荡产也不能顾惜,于是想到了唱戏。

为了唱戏,订合同、议戏价,戏子补贴、接箱送班、搭台看棚、请亲友吃饭、上下人侍候等,白花花的银子从手边流出,良田卖去若干亩,咬着牙也得干,但这也不能感动“仙家”的狠心。就在唱戏期间,邪魔还把本家妇女的绣花鞋悬挂在戏台的高处,肆意羞辱。邪魔无端戏辱人不讲情面,可谓达到了极点!

在唱戏期间,本村的某个头面人物正坐在台前看戏品茶,见妇女的绣花鞋悬挂在高处时实在忍无可忍,愤然道:“简直岂有此理,人家为敬奉你唱戏,你还这样羞辱人家,真是太不讲道理了!”邪魔哪肯吃人怨气、受人指责!此话刚刚出口,只见那人最心爱的茶壶自己滚落在地上,摔得粉碎。那人见势头不好,立刻一声不响地悄然离座溜回家中去了。

唱完大戏,三舅一家想迁返家中安居,可是返回后仍是照闹不误,而且变本加厉越闹越凶。两年后又实在住不成了,不得已第二次外迁到大女儿的村庄段庄,经女婿穆景文联系,找到穆景林闲置不住的南院作为临时居所,在段庄一住又是两年多的时间。

迁住段庄后离村只有几里地,相对来讲种地也方便些,事也少些,但也并非平安无事,耕地锄耪灌溉收割也常出事故。舅母不敢回家,三舅也没有这个胆量。此时表弟盛发、盛周二人已经成年,对邪魔的把戏也不太在乎。其实,邪魔对这兄弟二人还比较“客气”,于是二人锄地累了就不回段庄,宿在家里,往往晚上脱衣睡下,次晨衣服就不翼而飞了,因此每次宽衣后都要把衣物用腰带勒紧拴在脖颈上,尽管这样还时常感到邪魔用力拉扯,就是不让他们休息好,只是二人习以为常,不再害怕了。

以上所述都是事实,千真万确!是三舅一家在信教后由两位忠诚的老人亲口对我讲的,只是当时没有心思去做什么记录,因此未按事情的时间次序排列,所记内容只能漏掉、绝无增添,都是纪实,绝非演义。舅舅家先后外迁两次,历时二十余年。良田一顷二十亩卖掉九十亩。信教前盖油被、用破锅,每天担惊受怕,日坐愁城,信教后笑逐颜开,前后如同两人。我们去他村里拆庙时村民的紧张情况与后来的度日安然无一不证实邪魔扰害人的事情千真万确。再说此事在当时方边几十里远近闻名更是无与伦比,就连交河县县志都有记载。


退位

193210月我正在母校献县天主堂私立慕华公学执教,因病由先父接回家中疗养,期间得知东淮洼闹魔之事。因为常年在外读书教学,虽说寒假暑假回家住上几天也不好与人闲谈,故此这对我来说还是新闻。当时我村已有教友二十来户,便想劝王泉亭信天主教,以驱逐邪魔、侍主救灵,于是我在征得双亲的同意后便开始了劝化工作。

本来我的姥姥家就是东淮洼,也姓王,但与王泉亭同姓不同族,按乡亲辈我应叫他三舅。为了驱魔传教之事,我先请玉海哥去肖留信面见佘神父。那时佘神父是交河县的本堂,廉神父是交河、献县两县的总本堂。佘神父是法国人,传教心火很高,听罢此事兴奋地说:“很好,你们只管劝,他只要信就一定能办,我们是天主的儿女,不怕魔鬼!”

听了神父的话我们心中就有了底,但在具体的工作过程中又遇到了困难。因为舅母不信,受魔鬼苦害太深,明明心中愿意,口里就是不敢说出。天主教可以镇压邪魔的事他们都明白,我村穆景文的二嫂曾附有邪魔,信教后被治好的事他们是知道的,谁知在人的提议下刚一兴心,当天三舅赶车往地里送肥料就无故惊车,把三舅的腰部轧伤,卧床多日后才康复,自此再也没有人敢提信教的事了。

当日,我们先与三舅和盛发表弟说通之后,就与景祥、玉海哥二人去给舅母做工作。当提起这事时,舅母吓得面如土色,双手拊胸宛如死人,气也喘不过来了,好久之后才惊魂略定缓上口气来:“俺家那神是好神,每到过年过节都让好好过,不搔节日。”仅此数语足见她的畏惧心理,不论你如何解释担保,也不敢吐出一个“愿”字。时以更深,不能再拖延下去,最后还是三舅父子二人强行主张:“不用管她了,你们受累去请神父吧,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于是我和玉海哥连夜去大鲁道找赵培田,由他传话,还在次日集合人去东淮洼为拆庙做准备,此后去肖留信请佘神父来指挥压阵。次日一早,佘神父骑摩托车赶来,大鲁道的十几位青壮年教友与我村的十余位教友会合在一起,去东淮与邪神酣战。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很快在我村传遍,教外人听后,善良的都替我们捏一把汗,也有幸灾乐祸者等着看笑话。我村的王玉泽得知后劝我哥哥说:“看你们这些傻小子,到那里后被仙家打个头破血流,每人带个破脑袋回来怎么见人!”我的哥哥虽然并不热心,但有信德,还是毫不含糊的和大家一起去了。

次日,教友们在佘神父的带领下赶奔东淮洼。佘神父骑着摩托车一“马”当先,提前到达目的地。在那个年代,就是在大城市里摩托车都是罕见,因此惹来很多村民的围观。等教友们到齐后,神父向围观者说明来意,大家听了吓得纷纷离去,各自回家闭门上闩不敢外出,如同大难临头一般。正在街上玩耍的儿童都被大人吼骂回家,顿时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如临大敌,全村静如深夜一般。

神父举步走进这二十多年来令人望而生畏的“龙潭虎穴”,先念驱魔经,然后指挥教友们该烧的烧、该砸的砸,大家一齐动手,凡邪像邪物顷刻之间化为灰烬和瓦砾。一切收拾完毕,初战告捷,然后由三舅父子二人带领我们去村南拆所谓的狐仙楼。神父与教友们来到庙前,先洒圣水,然后神父下令,拆的拆、接的接,时间不长就把小庙拆平。庙前还有一棵红柳树,也是“仙家”权威的象征,是人们不敢碰触的。这棵树非常茂盛,高与庙齐,柳条下垂至地,颇有邪气,此时也被拔地而起,受到了与庙同等的待遇。此时砖瓦树枝散放一地,显得狼狈不堪,多年来肆意横行的“狐仙”大概也只有生气的份了。

我们与邪魔的斗争胜利之后,村中胆子大的人才敢探出头来观看,之后渐渐由远而近,见大家平安无事才松了一口气。大家都非常高兴,一是因为制胜了邪魔,二是因为增添了新教友。教友们要求神父在我村过瞻礼,那天是115日,距青年主保圣达尼老瞻礼(1113日)还有8天,佘神父当即应允。此后佘神父回肖留信,教友们也都凯旋而归,等候在家的教友们得知大家平安归来,都念经祈祷感谢天主。

舅母听说后也和她的儿媳抱着小孙女来到我家,一改往日的愁眉苦脸,而是喜形于色、笑逐颜开,真如同走出水火、进入乐园。二十余年来堵在胸口的怨气都释放出来,前后判若二人。三舅一家八口都同时入教,全家人和和睦睦平平安安共同侍奉天主,这正是从天降下来的喜悦。佘神父当时给他们拍摄的“全家福”至今还保存着。

为了过好瞻礼,全村二十来户教友都做了积极的准备,大家献粮献钱、群策群力,从肖留信请来了乐队,从郝村请来了歌咏团,架起了彩棚。1113日上午,五六品大礼弥撒如期举行。佘神父主礼,魏神父与小郭庄的何修士分别充当六品和五品。礼仪开始,辅祭者高举救主的十字圣架在头前开道,庄严的仪仗队缓缓前行。礼仪中,歌咏队歌声悠扬动听,弥撒礼节异常隆重,实在是盛况空前。近乎整日的弥撒礼节和庆祝活动顺利进行,也没有见什么“狐仙”敢出来复仇。

当时三舅一家人,除了尚在怀抱当中的小女儿盛发以外,都积极地学习了教会的主要教义和基本经文,随后由佘神父为全家人付洗。就在那年的圣诞节,三舅全家以愉悦的心情迁返阔别已久的故乡东淮洼,直到今年平安无事。


胜利背后

115日那天,神父和教友一起动手,拆庙砍树顺利完成任务。佘神父发动着了摩托车想走,又想起事来,对我们叮嘱了几句才离去,事后竟有人造出了谣言:“天主教的人来了个突然袭击拆毁了狐仙楼,事后狐仙醒过味儿来拉住神父的摩托车不肯放行,闹了好长时间才算完事。”另外也有人说:“那天正遇洼里王(在泊头西南十几华里处)庙会,老狐狸正去庙会收香火供物,天主教的人插了个空子把庙拆了。那时只有几只小狐狸看家,见天主教人多势众没敢动,等拆房的人走后才跑到洼里王庙会去见老狐狸,老狐狸安慰小狐狸说‘别哭了,等天主教的人过完瞻礼我再报仇也不迟……”因此我们过瞻礼的那天看热闹的人特别多,只是没见复仇的狐狸。

也有见到狐仙楼被拆毁的人向别人传报佳音,听着不肯相信,情愿以一个银元的代价与那人打赌,当事情得到证实后,输者果真拿出一个银元来请客。像这样的事情很多,此事只略提一二,以表明当时的人们对邪魔的畏惧,因为人们的确到了“谈狐色变”的程度。

虽然天主的全能足以制服魔鬼,但有时为了灵魂的益处也允许魔鬼在一定的范围内干扰人。此处提到的“狐仙”就不甘失败,常想卷土重来。据说三舅信教后也曾闹过几次魔,只是程度上要比以前轻了很多。外教人对此却大惊小怪:“你们所相信的天主不是完全能够制服魔鬼吗?”其实这也有天主的安排,是让人巩固信德,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对天主应有坚定不移的信心。

              

泊头市营子镇段庄王玉秀

19865



上一篇:献县黄铁房堂口简史
下一篇:河北正定神乐院成立的前前后后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1篇]
  东淮洼进教溯源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