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TOP10:::  
 天主教知识问答之一
 云台山的来历
 大圣若瑟的圣像中,通常有一朵百合花是什么含义?
 天主教对联
 献县教区朝圣地――露德庄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献县教区修道院简史
 教会小游戏之二
 春节联欢晚会
 献县教区2010年堂区神父调动表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来    源: 献县教区
 作    者: xianxiancc
 发表日期: 2018/1/25 7:59:00
 阅读次数: 993
 文章标题: 历史回顾 → 献县教区历史拾零(五)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献县教区历史拾零(五)

献县教区第二任主教杜巴尔时期

杜巴尔主教的祝圣与郎怀仁主教送行


  1864年9月22日教宗比约九世宣布调郎主教为江南代牧区主教,任命杜巴尔(Dubar Edouard 1826.10.12—1877.7.1字厄督,法籍耶稣会士)为卡纳特(Canathe)教区主教,接替郎氏管理直隶东南代牧区。第二年的二月二日郎主教才接到命令,他马上辞去代牧之职,筹备祝圣杜巴尔为主教,首先邀请孟振声主教和董若汉主教(直隶西南代牧)来襄礼,正定主教因故不能前来,北京孟振声主教应时赶到,郎主教率领十二位耶稣会会士列队迎接,并以三响礼炮向孟主教致敬,因为在成立教区之前这里属于孟主教管辖。他这次来是故地重游,看到教区当时的盛况,非常高兴,晚饭后在谈到在海港设立耶稣会帐房时,孟主教欣然应允可设在他的辖区天津。


  祝圣典礼在1865年2月19日举行,杜主教39岁,由年轻副本堂神父一举成为教区主教,实属可喜可贺。教友们自前两天便聚集献县总堂向他表示祝贺。当然也是为了拜别自己的首任主教,求他最后降幅。祝圣礼在尚未竣工的大堂内举行。这是教区首次祝圣主教。且由首位主教祝圣其接位人,意义重大,人山人海,两位主教频频向教友招手画十字,祝福了自己的群羊,教友们悲喜交加,泪水如潮涌流而出。郎主教又将自己胸前十字架及其金链,全套的主教礼服,及自己主教任期间的主教用品留给了杜主教,他希望杜主教祝圣耶稣圣心主教坐堂时,穿上自己的礼服,代替自己亲临,完成自己多年的宿愿。二月二十日,差一天不到八年的郎主教启程赴任江南。大清早,不计其数的教友赶到总堂,为其送行,主教仅带了他的日课和圣经出发,由耶稣会会长李秀芳神父陪同。郎主教的马车在前,杜主教骑一匹白马在车后,二十多位教友骑马在车两旁护送,许多地方绅士也骑马赶来护送,郎主教感动的热泪满面,十余位神父殿其后,许多教友步行浩浩荡荡,一直送到韩村才挥泪告别。

  杜主教上任不久,便开始访视教区,这次出行甚为隆重,许多教友乘车,地方绅士和著名医生都骑马护送。因为主教刚刚祝圣,大家都精心的准备主教的来到。他访视了两百多个教友村,接见了1200多名教友。也访问了城镇及商业中心。主教的这次出巡对传教很有帮助,立刻有吴桥三十多教外人皈依。

  1866年3月20日耶稣会前巴黎省长戴元英(Fessard)巡视江南后由巴黎耶稣会的理账司铎苏念澄(Basuiau)神父陪同抵达献县。他是教区的大恩人,他任会长九年期间,他支持教区,派遣传教士,拨经费,鼓励传教人员。并代表教区向传信部及圣婴善会提出教区的需求。他现在以修会视察员身分莅临教区。所有人员都热烈欢迎。杜主教诚恳邀请他为新落成的主教座堂主持奉献大典。三月八日,圣周三戴神父主礼,祝圣了主教座堂。圣周六在陵上寺为50为望教教友领洗,为两人付坚振,当天到云台山参观。并在献县开办了会士们希望以久的初学院。指示在陵上寺建协助传教的男子师范学校,在魏村建立一孤儿院并建女子师范学校,在河间建传教员培训学校。十五天后,便离献县到北京去了。教区传教士对他停留的短暂感到很遗憾。

  1866年5月20日,李秀芳神父卸任会长之职专为翻译拉丁、法文的圣书、圣歌。鄂尔璧神父接任会长。耶稣会如此决定,很可能由于杜主教较为年轻,从经验资历上都不能和郎主教相比,因此需要一位比较强势的会长加以协助,鄂尔璧江南的会长,又曾担任代理主教。似乎是比年老的李秀芳神父更适合的人选。鄂神父上任伊始,便设法为传教事业尽心尽力。

  1867年在献县成立了传教员培训学校,录取了18岁到30岁已婚或准备结婚的学生,课程为期四年,上午读中国经典,下午研究教会书籍。同时也开设了培训贞女的学校。陶成训练她们。1871年又改进教学制度,改成公学即小学、中学制度。

  鄂尔璧神父眼光远大,改变来了郎主教反对以科学传教的计划,开办气象观察台,首创欧式印书馆,1880年以代理主教身分出席北京第一次主教会议,在会上强调修生的国学教育,1881年计划开办小修院和师范学校并着手筹备。1882年11月22日成立耶稣会献县读书会院,1883年开办卒试院,鄂尔璧神父在直隶东南代牧区任会长长达十七年之久,辅佐两任主教,使教区逐渐走向正规并为后来的发展勾画了蓝图。在杜主教赴罗马参加梵蒂冈第一届大公议会期间(1869.2.23-1876.12.8)及杜主教去世后,步主教上任前两次奉命代理主教,主持教区。处理了无数件应急事情,多次拜会政界、军界官员解决实际问题,1879年他派遣读书修士参加科考,肖静山考中秀才,录为第十二名,4月27日地方和教区都热烈庆祝,参加这次考试的有200多生员,只有20位考中。

  1873年11月16日作初学导师的马来苏神父去世,鄂尔璧神父又继任导师具体培育初学修士。

  关于鄂尔璧神父,贾天佑在《耶稣会传教士在中国》一文中说:“教区能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与鄂尔璧神父二十年的领导有密切关系。他主张传教工作应有系统组织,因此尽量设法训练在俗教友协助外国教士传教,并弥补当时中国神父之不足。他在此地遍设学校,训练传道师及守贞女士,后来他们均成为当地教区的中坚分子,开导妇孺老幼,并多方协助教士。”

  1867年12月21日杜主教在其座堂第一次祝圣耶稣会鲍伯尔为神父。

  1869年2月23日,杜主教赴罗马出席梵蒂冈大公会议,经江南过香港并且到圣地朝圣,5月8日在马赛登陆直到1870年10月8日才回到教区。

  187年4月23日教区耶稣会在天津租界地购地21.25亩,价银1700两重建驻津办事处。

  1871年6月7日杜主教将教区奉献与耶稣圣心亲自撰写《奉献与耶稣圣心颂》通令教区全体教友恭诵。

  通过鄂尔璧会长的协助及徐波理和诸位神父的继续努力,杜主教带领教区逐渐走向正规,杜主教依然将整个教区分为三个部分,南区即广平府与大名府东区四县,北区辖河间府和十一县。1873年1月8日一封电报来到张庄总堂,上面诉说了法国人请求杜主教到法国的Canathe任主教,因那里的主教到马赛任大主教了,这对杜主教来说是不小的诱惑,回到故乡任主教,并且是著名的大教区,且是当地人对其渴望请求的。但杜主教毅然拒绝了,因他认为自己与献县代牧区有不可毁的约定,并且有不可分离的情分。

  1875年1月1日杜主教将代牧区去世的10位神父遗骸迁葬云台山。

  自从新主教上任后经历了种种磨难与考验:水灾、旱灾、土匪、民教冲突及瘟疫冲饬着整个北方,1866年一场大水,魏村,陵上寺,赵庄将学校完全破坏,同年徐波理神父在河间重病。1868年3月13日二万五千长毛捻军张宗禹部,攻破献县城,杀死知县和一名军官。4月25日一股盗匪来到会院,徐波理神父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在他们离去时内心受到感动,好心地告诉传教士,赶快逃走,因为明天还会有更凶狠的一批要来,当夜部分神父与教友一起逃亡天津,沿途发现许多尸体,很多村庄因遭火焚而将夜空照得通明,他们来到天津后谴使会非常友好收容了这支逃难的队伍,孟主教也在杜主教的要求下暂时将修院安置在天津继续他们的培育工作,并在天津建立了教区耶稣会帐房。4月26日果然来了大批土匪他们闯入教堂,捣毁祭器、圣像,在大堂放火,但未燃起,一位传教员,两名修士,两位贞女被杀,多人重伤,掠去修院院长,及一位教书先生,三名修生,后被释放。堂内的牲口全部被抢走,其他东西也都洗劫一空。所幸大部分教友都已经逃离了,避免了一场大屠杀。

  当多数人在津避难时,徐波理神父在代牧区四处奔波于政府、公使团、甚至捻匪、教匪之间相互折衡,使得灾难降低到最低线。捻军过后,却迎来了大清士兵的劫掠,7月14日一队1500人的清军在献县附近村庄抢劫,许多百姓带着东西逃往总堂,一教友刘孟才赶车要逃到总堂途中,遭清军哨长王得胜扣留,徐神父得信后赶往事发地点与之理论,被清军围攻将其头砍伤血流不止,幸好是晚上逃得一命,次日1500名教友听到消息,气愤不过持械包围王得胜家,杜主教率神父力劝教友方才散去,教区听到政府拟定王得胜死罪与王万三听候刑部核办时,徐神父马上托法国公使兰盟(Lallemend)为之求情,经过努力才使刑部复核从轻处理,1872年7月初,士兵逾墙进入大名堂内,大肆破坏并出言不逊,侮辱教会。守堂人善言劝阻,方才散去。捻匪、兵匪使百姓苦不堪言,教友和附近百姓这时组织起来以教堂为中心自卫防御,徐神父向法国大使馆与中国政府申请武器和弹药,并请来军官和士兵,保护当地的百姓。时间不长,土匪又抢劫了沧州、南皮、东光、吴桥、宁津等地区。杜主教又命教友参加训练积极防御。

  1869年5月18日,广平府被劫200多名武装匪徒闯进教堂将圣堂抢劫一空,并破坏门口的十字架,用脚践踏。

  献县的百姓对教会颇有好感,政府官员也感激教会为社会作出的贡献,这是杜主教及耶稣会领导的英明之处,拜访官员,共同御匪,保护百姓,处事公平,不偏袒教友,地痞无赖别有用心的人也无从插手,其他地方则不然,6月21日天津望海楼教案发生,伤亡惨重,实为教会与百姓误解所致,遣使会的禁闭与外界不沟通,政府与百姓对他们爱德工作知之甚少,加以别有用心的人蛊惑,数万人有群众有士兵一齐涌入教堂,传教士民匪不分,以为匪徒抢劫,态度恶劣最终酿成大祸。两位神父、十位修女被杀,十二名婴孩被烟熏死,另有十四位教友一起丧命,献县的圣沙勿略院(天津账房)也遭毁坏。

  1877年到1878年大饥荒中许多人饿死,十分之七的人逃荒而去仅留下老人,神父们也纷纷病倒,1866年徐波理神父重病于河间,1869年建筑工程师辅理修士吉玉隆去逝,1871年初学导师马来苏神父与德玉历神父去世,1874年4月3日是(圣周五)贝硕望神父因营养不良去世,1875年11月27日徐波理神父因病回国,10年后病逝法国。1875年11月 28日司法尼神父病逝,1876年鄂尔璧神父去逝,1878年3月24日狄加禄神父死于伤寒,4月28日白思定护士修士去逝,5月 4 日气象台台长雷于达神父病逝。贺乐耽,李秀芳,于校长三位神父及胜儒良及魏执中二位修士,工友学生、孩子、贞女五十多人都病倒了,杜主教伤心地说:“献县总堂像一座医院。”

  这时杜主教向江南郎主教请求援助,可怜的郎主教已卧病在床,不能自理了,江南教区请杜主教为他们祝圣7位新司铎,杜主教为了看望中风的郎主教欣然前往,江南教区教友得知杜主教的困难,纷纷为直隶东南灾区捐款。杜主教返回教区后得知吴桥一代瘟疫最为严重,便立意去那里慰问灾民,照顾教友,神父们见主教身体虚弱,劝阻他不要去,但他还是去了,护理的修士带了大量的药品及日用品与主教同行,第二天(6月20日)感到不适,但毅然赶到吴桥,看望了生病的马泽轩神父,接见教友,为灾民发放救济品。7月1日下午6时30分因感染伤寒病逝吴桥。享年52岁,同年11月22日郎主教也病逝江南。


上一篇:杨户生村的天主教团体
下一篇:北京正福寺天主教墓地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共0条]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软件】 [共0个]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共1篇]
  献县教区历史拾零(五)
【相关教程】 [共0篇]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聊天室 | 友情链接 | 在线留言 | 网站管理 | 会员注册 | 超级搜索 | 教会日历 
Copyright© 2008-2021 献县教区
服务义工:xianxiancc 建站时间:2008-9-10
服务信箱:xianxiancc@hotmail.com Powered By:xianxiancc
冀ICP备16002516号